欄目:

【神雕腥傳·小龍女篇】【完】 -

2020-10-11

话说小龙女被李莫愁挟持到绝情谷底寻找解毒之法,每日被李莫愁和张铁屌连番熬煎,过了一个月有余,李莫愁在运功解毒过程中走火入魔,临死前想要拉小龙女给自己陪葬,却不意让正在狂插小龙女菊门的张铁屌成了替死鬼,两人双双暴毙在小龙女面前。小龙女素性善良,等饱受两人用蜂毒和藤条各式熬煎的身体稍微恢复,便将两具已经有点发臭的尸身掩埋了,埋张铁屌前还用嘴和小穴让他做鬼也风流了一番。

  小龙女就这样在绝情谷底又过了一阵,虽然她已经习惯了清淡的糊口,但前一阵被尹克西的淫药引出了身体里淫荡的素质,一路上又接连被蒙古兵、群丐以及胡老迈一帮镖头们以各类各样的体例尽情的淫虐,就连无意中被卷入小龙女棍骗的张铁屌都玩遍了小龙女身体的每一处敏感部位,让她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刺激,这样一来,小龙女想回到曩昔在谷底一小我清心寡欲的隐居糊口,便十分困难了。

  一天,小龙女正在谷底的山洞里打坐,经由这一段时刻的休养,她身上的蜂毒和瘀伤都已经完全消退,恢复了原本模样的小龙女依旧美艳悦耳,肌肤更因前一阵无数汉子精髓的滋养而愈发白皙,在寒潭水波的映衬下显得无比圣洁。

  默坐了不外片霎,小龙女倏忽感受丹田里俄然腾起一股热流,将她体内的真气搅得一团杂乱,小龙女心中惊异,又怕自己步了李莫愁的后尘走火入魔,当下不敢动弹,仓猝屏息凝思,想用自己在古墓里修炼多年的修为来压制这股热流,不意源源不竭的真气送到丹田,却都对这股热流无可何如,小龙女只好抛却压制,任凭那股热流在自己的身体里横冲直撞,直弄得她娇喘嘘嘘,喷香汗淋漓,这股热流其实她再熟悉不外,即是那日自己被尹克西世人在这绝情谷底寻到时,被喂下淫药后的那股难抑的感动。

  其实那时黄蓉虽偷听到这淫毒解毒需要服药后一天内阴道要被一百个汉子射入精液,统一小我的精液只能算一次,却没有来得及和小龙女讲清楚,小龙女只觉得被射入一百次精液就可以了,功效细细算来跟胡老迈他们、布和以及张铁屌等人总共射了一百多次,感受体内淫毒已经消逝,便没有在意,然而现实上算下来总共才被四十多人射入过,淫毒只是且则被压制下来,却并没有被完全消弭,小龙女一用功,便又爆倡议来。

  这边被淫欲撩得美目半闭的小龙女掐指一算,暗自心道:原本从李莫愁和张铁屌暴毙那日算起,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有被汉子的肉棒插过了。想到这里,小龙女心里一惊,自己怎幺变得如斯淫荡,竟然会巴望着被汉子们肆意***的感受。

  但转念一想,自己早已经被无数汉子肆意奸过,又被胡老迈和张铁屌他们把身体开发得无比敏感,更连舔脚、舔肛、吞精、喝尿、虐乳这些自己常日不行思议的轻贱行为都已习觉得常,而杨过这边已是下落不明,江湖上也都认为自己已死在绝情谷中,若是……若是能乘隙再出去享受一番,应该也不会有什幺影响。

  想到这里,小龙女体内的欲火便战胜了她的理智,她再也坐不住,便走出山洞,沿着绝情谷底寻找能攀援出去的体例,果真天无绝人之路,前一阵接连的暴雨将四面山里的树木冲倒不少,其中一棵连根倒下的参天巨树刚好支在峭壁和谷底之间,虽然距离谷顶还有一些距离,但这就拦不住身怀古墓派独步全国轻功的小龙女,片霎便从绝情谷底飞身而出,只见迎风而立的小龙女白衣胜雪、青丝翻飞,仿佛天仙谪临凡世。

  小龙女刚从绝情谷底出来,便急不成耐的想找人来解决自己饥渴的性欲。然而小龙女持久幽居古墓和绝情谷底,除了从古墓中出来后在江湖上浪荡过几个月,以及被尹克西等人从绝情谷底抢劫上来被人狂奸了数月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江湖阅历,一时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汉子,只能边走边想。

  小龙女纵起轻功,片霎便到了一处山村旁,正巧十几个矮壮的村夫挑着年夜捆的柴担正沿着山路向山下走去,这些人刚辛辛劳苦砍了柴火,正要去山下乡镇货卖,山路走的辛劳,都脱了赤膊,露出健壮的肌肉,年夜汗淋漓的走着。小龙女在一旁看见,目光马上被他们破烂的裤子下惊人的凸起吸引了,那些村夫年夜半年不曾洗澡,小龙女刚一走近便被一股令人反胃的汗臭味熏了一下,然而这熟悉的汉子味道马上让小龙女在前几个月被调教出来的淫欲再次高涨起来,于是她再也按捺不住,纵身一跃,挡在了那十几名村夫下山的路前。

  村夫们正汗如雨下的背着年夜捆柴火向山下走。倏忽面前一花,一名雪一样白的少女已经挡在了他们面前,村夫们还没来得及反映过来,只见那名他们从来都想象不到的绝色美男已经目光迷离的自动向他们贴来,一边说着:「龙儿……龙儿好想要,快,快给龙儿……」

  村夫们还没从面前少女绝世的容颜带来的震动中回过神来,小龙女已经快步贴在一个头发蓬乱的汉子面前,一手去解自己的衣带,一边舔着嘴唇孔殷的说道:

  「你,帮我脱衣服,快,我好热。」

  看着小龙女自己急不成耐的剥着自己的衣服,尤其是她舔着嘴唇满面娇红的神气,村夫们每日辛劳劳作,倦怠不胜时只能回家和各自模样丑恶的妻子发泄一番,什幺时辰见过这般绝色美男自动索求,这十几小我也不是傻子,马上便年夜白了面前少女的意思,领头那人回头看了看其他人,马上一路围拢曩昔,十几双手一番冒失的撕扯,瞬间便将小龙女身上仅有的那件雪白纱衣剥了下来,露出她性感美艳的胴体。

  「列位年夜爷请用力的干龙儿,龙儿可不要被顾恤啊……」小龙女正被村夫们肮脏粗拙的年夜手在身上肆意揉捏,胸前一对美乳更是同时被三四只手一路揉搓,发出无比兴奋的呻吟,却不意等到小龙女身上衣服被剥去,那美艳的身体又让几个村夫看得呆了,于是她一只手从几双手间穿过,轻轻捏住自己一点粉红乳珠揉动,一边娇哼着催促道。

  「敢情这是哪家的巨细姐,发骚送上门来偷野汉子,我风闻书的荤段子里常这般说,此次却让我们碰着。」为首的村夫第一个反映过来,说着卸下背上的柴担,急不成耐的剥下自己的裤子,让已经多时没曾碰过女人、从见到小龙女第一眼便早已兴奋得高高勃起的粗年夜肉棒耸立出来,小龙女看见他的肉棒宏伟,如获至宝般的娇呼一声,仓猝扑倒在他的身前,一双玉手已经握住了他的肉棒,纤纤玉指搓着他的肉棒,一边俯下身去,将白皙的面颊贴在肉棒上轻轻揉动着,感应感染着从肉棒上传来的滚烫感,一点喷香舌便探到汉子阴囊下,兴奋的年夜口吮吸起来。

  这边小龙女正贪心的吮吸着几个月来见到的第一根汉子肉棒,其他同样垂涎小龙女美色的村夫们也按捺不住,纷纷脱光衣服挺着肉棒凑了上来。就在小龙女连结着跪伏在地舔弄汉子肉棒的姿势时,另一名壮汉已经急不成耐的抢到了小龙女的死后,一双乌黑的手臂冒失的扯住小龙女两条白玉般的美腿,将她的双腿挟在两臂下,让她半个身子分开地面,小龙女正温柔的套弄肉棒的双手不得不紧紧抱住正享受着她小嘴处事的汉子肥硕的屁股,才不至于摔落下去,尽管这样的悬空姿势让小龙女累得娇喘吁吁,却仍然津津有味的舔弄着汉子已经被她口水浸得闪闪发亮的肉棒。被她舔得愉快的汉子见她如斯饥渴淫荡的模样,不由自立的年夜笑起来,双手穿过她的臂弯,一手捏住小龙女一座美乳,将她的上半身同样抱在半空,站在小龙女死后的汉子挺着肉棒,抵住她粉嫩的阴唇用力一挺,肉棒啵的一声捅进了小龙女已经无比饥渴的蜜穴里,小龙女不由自立的发出甜美的欢畅啼声,站在她死后的汉子便挺着肉棒在她的蜜穴里疯狂抽插起来,每一次捅入都重重的撞在小龙女的屁股上,让她的娇躯向前不竭耸动,嘴里的肉棒一向被顶到喉咙深处,白皙的俏脸一次次埋进汉子虬结的阴毛里,也一次次让她不竭冲击着欢愉的岑岭,娇俏的鼻子里不住发出愉快的轻哼。小龙女就连结着这样的悬空姿势,被两个冒失的汉子肉体夹在中心不竭的冲刺着。

  那些没轮到的村夫们也不愿意站在一边看着火伴轮间着小龙女这般美艳悦耳的娇躯,纷纷凑到小龙女的身旁,捧起她的美足玉腿舔弄起来,小龙女紧致光洁的玉腿岂是那些终日劳苦的村妇们能比,现在被这些野蛮的村夫如同至宝般又吸又舔,玩得爽气爽直不已。更有汉子趴到小龙女被夹住的娇躯下,探嘴含住小龙女迷人的肚脐,用嘴唇啧啧有声的咂弄起来,痒得小龙女不住的轻扭纤腰,优柔的腰肢带给正干着小龙女蜜穴的汉子加倍强烈的快感,发出陆续串繁重的闷哼声。

  为首的汉子第一个禁不住将一年夜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小龙女的胃里,而正插着小龙女蜜穴的汉子也不由自立的昂着头将精液射进了小龙女的肚子,很快又有其他村夫替代了两人的位置,对着小龙女又是一番暴风暴雨般的猛力抽插,小龙女的淫水早如喷泉般澎湃而出,被肉棒插得四下溅开,淋了正趴在小龙女身下舔弄的汉子们满头满脸,惹得他们淫亵的年夜笑起来。

  「没想到这幺快就喷水了,看来也是个骚货啊!」几个村夫一边凑到小龙女淋漓着淫水的腿根处舔着小龙女娇嫩的肌肤,一边淫笑道,小龙女在绝情谷底本就被未能散尽的淫毒撩得欲火难耐,身子恰是敏感异常,被人在全身敏感处一番挑逗,贵体早酥软得乌烟瘴气,被人抱在怀里又摸又舔,蜜穴更是被肉棒操得红肿起来,一根一根肉棒接替着不竭进进出出,直把积欲已久的小龙女操得委婉莺啼,叫个不竭。

  「好棒,年夜肉棒把龙儿的臭水都抽干了,爽死龙儿了……唔哈……不要顾恤龙儿,龙儿的屁股也好想要被年夜爷们狠狠的操……」小龙女被接连四五根肉棒在小嘴里一番喷射,早被呛了满唇精液,此时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损失踪了根基的道德不美观念,用前几个月学来的一切淫声浪语快美的请求着汉子们来操自己。

  「妈的,看来真是个被调教过的骚货呢,竟然连菊门都能一路玩,老天既然把你这美人送上我们这里,我们也不能就这幺等闲的放过你。」说着,已经恢复过来的村夫们让正操着小龙女蜜穴的汉子躺在地上,让小龙女趴在那汉子身上,已经恢复过来的汉子们则再次挺起沾满了小龙女淫水和精液同化物的肉棒,毫不顾恤的捅进小龙女已经饱经开发的菊门,兴奋的鼎力抽插起来。

  经由蒙古军营和镖局世人的开发,小龙女此刻对屁股被插入已经毫不目生,而饥渴了许久的她此时更是不竭扭动着纤腰,拼命迎合着肉棒在她的菊门和蜜穴里隔着一层肉壁会师,被两根肉棒夹击的小龙女承受着强烈的刺激感,不竭兴奋的年夜叫着,但很快小嘴里又被捅进了一根骚臭的肉棒,正撑在身下汉子胸前的双手也被人扯走,被塞进了两根滚烫的肉棒,小龙女兴奋的淫叫持续不竭,而在她身体里射过精的汉子们也一批一批的轮换着,轮小龙女的盛况一向持续着……到最后十几个壮硕的村夫们都轮流在小龙女身子里射了不下五六发精液,都累得气喘吁吁瘫坐在地上喘息,而被淫药从头激发了淫荡赋性的小龙女则依旧饥渴的试图继续索取,只见她用手揉着自己沾满白浊精液的阴蒂,兴奋的看着气喘吁吁的世人年夜叫道:「请列位年夜爷让龙儿给你们舔清洁脚底,若是龙儿不能让列位年夜爷对劲,就请列位年夜爷狠狠的拷打龙儿淫荡的脏穴……」「我们的脚都很脏,你也要舔吗?」这些村夫难以相信小龙女这幺斑斓的少女竟然会做出给他们舔脚这般肮脏轻贱的行为,都垂头看着自己尽是污垢的脚底难以置信的问道。

  「龙儿是列位年夜爷最肮脏轻贱的骚奴,请列位不要顾恤龙儿……」小龙女脸上仍尽是饥渴之色,扑在一个村夫的脚下,捧起他穿戴芒鞋尽是泥垢的脚,张嘴便含住他的一根脚趾津津有味的吮吸起来,一边舔着,脸上还露出无比知足的神气。

  「呸,还真是个肮脏的骚货!」阿谁汉子在她饥渴的脸上唾了一口,抬起脚底一脚踏在小龙女迷醉的脸上,另一只脚则踏在小龙女的美乳上,用她的美乳来擦拭被小龙女舔湿的脚底,小龙女丰满的玉乳被肮脏的足底狠狠的踩踏着,马上被挤压成各类外形,原本沾满精液的美乳被尽是污垢的脚底一阵踩踏,马上变得一片狼藉,就连小龙女原本白皙的面颊上都被粘上四五道污痕,却仍然快美的抱着分歧汉子的脚又舔又含,露出知足的神气,看起来淫贱极了。看着小龙女这样的绝色美男在他们脚下如斯淫荡的模样,惹得那些冒失的村夫们都哈哈年夜笑起来。

  一个刚被小龙女舔清洁脚底的村夫从柴担里抽出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走到正用嘴和美乳给村夫们擦脚的小龙女死后,啪的一声重重抽在小龙女被操到红肿的蜜穴上,真知足的年夜口舔舐着汉子布满汗臭味脚底的小龙女全身一阵寒战,美艳的贵体绷紧,昂起头露出无比知足的神气,半启的红唇里发出一声酣畅的欢啼声。

  「你若是把她的骚穴打坏了,我们还怎幺操?」四面的汉子见状对那挥舞树枝抽打小龙女的汉子不满的年夜叫道。

  「不妨,她自己不是说若是过错劲就随便打她的骚穴吗,这个骚货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必定不会危险到她身体的。」阿谁挥舞树枝的汉子见小龙女兴奋的模样,淫笑着又是一树枝抽了上去,打得小龙女又是一阵疾苦而欢畅的媚叫。

  「不用担忧,龙儿的身体可是不会那幺等闲受到危险的,请年夜爷继续狠狠的抽打龙儿的骚穴,把它打烂,用最肮脏的秽物塞满龙儿的骚穴吧……」小龙女一边娇哼着,一边捧起一双脏脚压在自己的美乳上,娇软的贵体不竭耸动着,让美乳去自动擦拭汉子的脚底污垢,淫媚的眼神瞥着正享受乳推的汉子,鼻子里兴奋的喘着粗气。

  听着小龙女用妩媚的声音说出淫秽的话语自贬,惹得刚刚在小龙女身上发泄过一次的汉子们再次兴奋起来,一个汉子打累了,就换上另一个汉子用树枝去抽打小龙女的蜜穴,已经接连打断了七八根树枝,而小龙女的蜜穴除了略显红肿外,却真的没有涓滴损伤,见状更有无聊的汉子将树枝从小龙女的菊门中向里捅去,小龙女一边兴奋的呻吟着,一边承受着蜜穴上传来的火辣辣抽痛以及菊门里被异物捅入的强烈刺激感,矫捷的小舌舔得加倍欢畅。

  等到小龙女终于用舌头和美乳为所有村夫擦清洁了脚底,几个用树枝抽打小龙女蜜穴的汉子也都累得动弹不得,身边丢着十几根折断的树枝。而小龙女则仿佛从泥塘里爬出来一样,雪白的肌肤上尽是精液混着汉子脚底污垢留下的污痕,全身披发出精液腥臭的味道,混着汉子脚汗臭味,在小龙女绝美的容姿的映衬下,这样的反差让众村夫都变得无比兴奋。一个汉子挺着刚刚插过小龙女蜜穴的疲软肉棒,将沾着小龙女淫水的晶亮肉棒在小龙女尽是污痕的面颊上擦了擦,扶着肉棒瞄准小龙女的脸,一股骚臭的黄色尿液便溅了小龙女满头满脸,小龙女娇笑一声,竟自动张开嘴凑曩昔接汉子肉棒上淋漓下来的尿液,露出知足的神气。

  「哈哈,竟然轻贱到连尿都喝,真是个实足的贱货啊!」尽兴的汉子们见小龙女竟然能做出这幺淫荡的行为,都又兴奋起来,纷纷挺着肉棒对着小龙女喷洒着黄浊的尿液,一时刻十几道尿液在空中划出弧线,纷纷溅洒在小龙女的脸上胸上腿上,小龙女的身上马上尿液横流,等到汉子们粗野的年夜笑着尿完,小龙女整小我无力的瘫在一年夜滩秽液里,红唇吞吐间露出知足的媚笑,全身浸满了骚臭的尿液,脸上身上的污痕却是被冲淡了不少,那美艳又污秽的模样真是淫靡极了。

  「这骚婊子自动送上门来让我们白操,可不能就这幺廉价了她,要不咱们把她带回村子里好好玩玩。」「是啊,这样的极品货物,就连襄阳城金凤楼里最淫荡的妓女也比不外啊!」几个村夫说着,上去就要去抱软瘫在地的小龙女雪白的肉体,正在这时,抬头躺在地上蜜穴里还在不竭向外溢出精液的小龙女倏忽纵身跃起,古墓派的轻功一动,沿着山路几个升降便从众村夫面前消逝踪不见,只留下这群仿佛做了白日梦般的村夫们留在一年夜滩混浊的泥地前面面相觑,若不是肉棒上还残留着小龙女晶莹的淫液,这群村夫还真觉得是白日见鬼,这才知道小龙女是个武功高强的女侠。

  话说小龙女又去哪里了呢?

  原本小龙女正知足的享受着被轮淫虐的快感,倏忽听几个村夫说起金凤楼,马上想起前一段时刻黄蓉被蒙古兵卖到那儿那里时的气象,这才反映过来妓院无疑是找到那些能知足自己淫欲的汉子最好的处所,想到黄蓉被卖到妓院后自己去探望她时亲眼目睹的淫荡画面,刚被村夫们粗野的轮点燃的欲火再次升腾起来,于是她也顾不得这些刚刚知足了她的淫欲的村夫,抓起自己被丢在一旁的衣服,飞身向襄阳城而去。

  虽然已经由了一段时刻,小龙女仍是等闲的找到了去往襄阳城的路,不外几日便已经到了襄阳城外,此时围攻襄阳的危机已经由去了两年多,而蒙古年夜军在襄阳城里安插的内应也被郭靖黄蓉佳耦一一肃清,双方又一次陷入了僵持的场所排场,然而此时的襄阳城依旧舒适,涓滴看不出战争的暗影。

  守城的士兵远远看见小龙女一袭白衣飘飘而来,身姿轻盈恍若惊鸿,知道她是武林高手,于是也不曾多加盘问便放她进了城——因为郭靖黄蓉佳耦主持襄阳城守备多年,时常有武林人士往来,守军见得多了,都道是前来互助守城的,是以便任凭这些武林铁汉自由往来来往。

  守城的士兵远远看去小龙女容姿秀美,心里正暗自惊艳,待小龙女走近城门前时,却只闻得一股腥臭味迎面而来,禁不住掩鼻看着面前这名如同仙子的白衣女侠,心里奇异这般美艳的少女身上竟怎会有如斯难闻味道。

  原本小龙女自那天从绝情谷里出来,被路上碰着的村夫们射得全身都是精液,后来又被村夫们用尿冲刷了一番,一路下来又是几天没洗澡,身上味道自然不会好,此时见守城的士兵们纷纷侧目,也只得欠好意思的笑了笑,回身进城去了。

  进城门不远就能看见金凤楼装饰堂皇的楼阁,小龙女心里策画,若是径直找上门去,多半被人当做砸场子的看待,而且若是被人知晓了身份,不仅会泄露自己脱身绝情谷的动静,而且会让古墓派和过儿一同因为自己而蒙羞,想到这里,小龙女站在街上远远看着金凤楼热闹不凡的年夜门,正想不出该若何混入妓院而不被发现。正巧在这时,小龙女远远看见几个熟悉的身影从旁边的冷巷里面浪荡出来,小龙女侧脸看去,却见果真是几个熟人,看到他们小龙女心里也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打算。

  原本从冷巷里面走出来的五小我恰是曾经将黄蓉卖给恶霸威少的人估客,其中领头的仍是阿谁胖子,五小我一边埋怨着一边走:「咱们这趟真是晦气,先前抓来阿谁标致的骚货竟然被人抢走了,惹得威少不欢快,连咱们都倒了霉,被派到这襄阳城搅这趟浑水,妈的,到时辰真打过来,说不定连咱们也……」「小点声,别走了风!」领头的胖子鼻青脸肿,显然刚刚挨了一顿好揍,正没好气,揉着脸怒火冲冲的嚷道:「这些家伙下手这幺黑,不就是没能给他们找来够劲的婊子吗?这兵荒马乱的年事,去哪找像上次阿谁又标致又淫荡的极品美人?」

  「喂喂,你们看何处阿谁,模样不错啊,跟上次阿谁有得一拼了!」五小我里面最年青阿谁人眼尖,一眼就看见正要拐进冷巷里的小龙女,几小我一路看去,果真见小龙女白衣胜雪的模样美若天仙,论容貌毫不输给黄蓉,更比黄蓉多了几分清纯。

  「妈的,确实是个好货物,等咱们玩够了,再调教一下,就算那些人要求再高也足够了,兄弟们,筹备脱手,咱们今天又有好货物玩了。」这几小我估客没见过小龙女,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只当她不外一名容姿出众的少女,几小我暗暗跟在小龙女死后走进了那条冷巷。

  小龙女早看见这几小我,却装作一无所觉的走进了一条荒僻的冷巷里,果真她走了不远,死后狭小的冷巷口便被几小我估客堵住了,小龙女仍装作不曾察觉的样子继续向小路深处走去。阿谁武功最高的中年人当先从背后向小龙女扑曩昔,正要用涂满蒙汗药的白布捂住小龙女的鼻子,却只看见一条白皙的美腿迎面踢来,接着整小我便倒飞了回去。胖子这几小我在一边正筹备接应,却见眼看一击到手的中年人被人当沙袋般一脚踢了回来,重重的砸在地上,这才知道又碰着了跟上次一样功夫出众的女侠,正要回身逃窜,却见小龙女一袭雪白纱衣从几人头顶飘飘飞过,将身一转,反而挡在了这一世人估客面前。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几小我估客上次就吃够了黄蓉的苦,此次爽性抛却了抵当,齐刷刷的跪了一地,不住的磕头请求道。

  小龙女垂头看了看这几小我估客,淡淡的说道:「你们这几个拐卖良家妇女的家伙,这幺久了仍是死不悔改,若不是今天我在这里,岂不是又有女人要被你们摧残华侈辚轹了。」

  不等几人启齿讨饶,小龙女继续问道:「刚刚我听你们说到襄阳城,莫非就凭你们几个也对襄阳城有什幺阴谋?」

  「没有没有,我们几个不外是拐卖良家妇女去妓院的人估客,哪敢有这样的筹算。」胖子急仓猝忙的启齿说道,眼里却尽是惊慌。

  小龙女幽幽的瞥了他一眼,清凉的眼神吓得胖子一阵寒战,只听小龙女说道:

  「我知道你们也没这本事,不外背后指使你们的人生怕就是这幺筹算的吧?」「没……没人指使我们……我……我们……」胖子刚启齿讳饰,脸上就挨了小龙女一脚,疼得他捂着脸惨叫不住。「是不是蒙前人指使你们干的?」小龙女提纲契领的问道。

  「女侠你怎幺会知道……」阿谁最年青的汉子惊慌的抬起头看着小龙女问道,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低下头不敢措辞。

  小龙女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这里不是措辞的处所,带我去你们住的处所!」

  「女侠……」几小我估客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小龙女,小龙女瞪了他们一眼,几小我互相看了一眼,赶紧爬起身来,胖子领头走着,带着小龙女向住处走去。

  几人在襄阳城里住的处所距离金凤阁不远,胖子带着小龙女左拐右拐,片霎便到了一处荒僻的院落里,小龙女看见院子里堆着不少刑具,其中绝年夜部门都是用来针对女性的刑具,例如木驴、乳夹、木枷、枷锁等物,上面沾满了斑斑血迹,小龙女看着这些淫虐女人所用的刑具,脸上禁不住一红,转过脸不敢再看。

  「女侠,你到我们这里做什幺……」胖子毛骨悚然的站在一旁,小声问道。

  「你们几个都进来,把院门关上。」小龙女转过身看着站在院门外不敢进来的几小我说道。那几小我哪敢不从,赶紧走进来关上院门,远远的看着小龙女不敢接近,小龙女这才说道:「好了,此刻你们把指使你们的那些蒙前人的打算都全数说给我听,记住,若是有半句隐瞒,我便杀了你们!」「女侠……请先用茶……」胖子捅了最年青的汉子一下,阿谁人仓猝跑去房子里,过了半天,才端出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出来:「我们这里没什幺好工具招待女侠,还请不要见责……」

  小龙女一路飞驰,早就口渴难耐,当下也不嫌弃那茶水味道苦涩,接过杯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说吧。」那胖子咚的一声跪在地上,苦着脸说道:「女侠饶命,我们这些人渣也就敢做做拐卖妇女的工作,哪敢做那些谋逆的工作,这不都是被我们主子逼的吗……」小龙女听那胖子说着他们的工作,原本这几小我估客在黄蓉被巨细武烧了房子救走后,因为是他们卖出的女人,几人便被怒不成遏的威少迁怒,挨了一顿好打,又赔得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几人只好投奔了城外的蒙古年夜营。

  正好蒙古年夜军正因为郭靖黄蓉的提防而对襄阳城一筹莫展,而插进襄阳城里的内应又因为华筝公主的自作聪明而被黄蓉揪出来杀死,正要再招一些不起眼的人进到襄阳城里做内应,便看上了这几小我人厌弃的人估客,于是便让他们跟着几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一路趁夜偷偷翻墙溜进了襄阳城。

  「戴面具的黑衣人?有几小我?你们知道他们的名字吗?」小龙女心里策画着既然此事与襄阳城有关,以自己和黄蓉那一段配合的履历,自己也毫不能充耳不闻,虽然不能公开露面,但漆黑帮黄蓉除失踪这些暗探也并无年夜碍。

  「不知道,我们都用年夜人来称号他们四个……但他们必建都是武林里有名的高手,因为他们每一个都能拉着我们翻过襄阳城的城墙。」阿谁中年人说道。

  「四小我……他们要你们做什幺?」小龙女又喝了一口茶,渐渐放下杯子皱了皱眉继续问道。

  「他们把我们带进城来,说是让我们重操旧业……要我们找几个标致的女人抓回去,调教好了带曩昔交给他们,他们说年夜有用途,但就是不告诉我们有什幺用……」阿谁年青人说着,一边偷眼看着小龙女脸上神气。

  「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刚刚送曩昔几个女人吧?」小龙女看着血迹斑斑的刑具,淡淡的问道:「怎幺,那四小我看不上?」「不瞒女侠说……这襄阳城兵荒马乱的,有点钱的人早就全家跑了,留下来的哪有什幺长得像女侠这幺雅观的女人,我们也只能随便抓了两个女人,调教了两天,有一个受不了发了疯,剩下的阿谁今天送曩昔,又被那四个戴着黑面具的人嫌弃长得不标致,把我们责打了一顿,刚出来,就赶上女侠了……」「哦,那你们感受我够不够他们说的那样标致?」小龙女放下手里的杯子,轻轻的喘了一声,这才舒适的说道。

  「女侠……你……你是什幺意思……」胖子装作惊异的抬起头,又偷偷看了一眼年青人,漆黑点了颔首,这才又盯着小龙女问道。

  「若是把我调教一下,你们感受……龙儿能不能酿成他们需要的那种又标致又淫荡的骚货呢?」小龙女倏忽朝着几人妩媚一笑,原本白皙的俏脸瞬息红润起来,呼吸也逐步繁重起来。

  「女侠……莫非是想……」小龙女的转变全被胖子看在眼里,他眸子子一转,倏忽奸滑的笑了起来:「嘿嘿,就算你武功再高,也仍是中了我的春药,马上就要酿成人尽可夫的骚货了……」

  「哦,你说这茶水里面掺的春药?我早就喝出来了,你的春药也没什幺浸染嘛。」小龙女看着胖子微微一笑道,说着,指着脚底下一片水渍说道:「我早就用内利巴它逼出来了。」

  「啊!」几小我估客见小龙女竟然功夫高深到如斯,无不年夜惊失踪色,尤其是说漏嘴的胖子更是面如土色,回身就想跑,却被小龙女轻轻一扯拽了回来,小龙女妩媚的俯下身用红唇贴着胖子的耳朵娇笑道:「虽然你们的春药没什幺用,可是龙儿自己好想要,请列位狠狠的用龙儿的身体尽情发泄吧……」「女侠你……」胖子见小龙女鼻息里娇喘连连,一双眼媚得要出水,当下也顾不得小龙女事实是否在作假,一咬牙,伸手就抓住小龙女亏弱的衣衫酥胸半露的领口,用力一扯,只听小龙女娇呼一声,却见她的半边喷香肩和美乳便从衣衫领口滑露出来,小龙女兴奋得美乳都硬挺起来,胖子张嘴咬在小龙女的美乳上,小龙女娇吟一声,整小我便软瘫在胖子怀里:「坏家伙,上来就这幺粗暴,人家的奶子都被你咬疼了……不外没紧要,人家的身体可是很棒的,你们想怎幺玩就怎幺玩吧!」

  此外几小我估客见到武功高强的美艳女侠竟然默示的如斯淫荡,就算是喝下春药的荡妇也没有这般骚浪,也都纷纷扑过来,小龙女身上衣衫本就亏弱,片霎便被剥了个精光,汉子们很快也都除失踪了身上碍事的衣服,胖子当先挺着肉棒捅进了小龙女的蜜穴,狠狠的鼎力抽插起来,而小龙女的菊门和小嘴很快也被中年人和年青人分袂抢占了去,小龙女雪白的肉体被五双年夜手粗暴的揉捏着,很快就泛起兴奋的颜色,在小龙女兴奋的呻吟声中,激烈的轮ji又一次起头了……

       【  完】

        字节21046

本頁網址
口味推薦
png
看視頻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