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被偷窺的臥房 -

2020-10-11
被窃看的卧房
作者:不详 字数:6000字
一、
丈夫洗完澡进入床上后,里代子撒娇的甜美的抱住老公。缠住裕一的脚,将 腰挺出,这个动作很自然的就是要求……『抱我』的意思。
「喂!圭太住在这里。」裕一苦笑的抚摩着里代子丰满的屁股。
「没紧要,必然睡了。」
「会被里代子的啼声吵醒的。」
「我不会叫作声的,好嘛!老公!」里代子解开胸前的钮扣,将裕一的手拉 至乳房。
「你才不成能不作声。」
「绝对不作声啦。」
「你自己这麽认为,但你老是发出尖啼声,下次录起来让你听。」
「哼!你口角!」才这麽说里代子就发出甜美的啼声,裕一正吸着左乳。
「看!你仍是作声了。」
「因为……嗯……老公……再……再吸用力一点,这边也……」里代子抓住 右方乳房并推出。
「让圭太听听你的啼声好了。」裕一边说边吸着右乳,用舌尖扭转着乳头, 越来越有快感,里代子喘着呻吟着。
(让圭太听……)可能因为圭太的存在而更刺激了里代子的欲望。
圭太才十九岁年夜学一年级是裕一的外甥。在黉舍四面租房子一小我住。今天 是礼拜天,所以来玩。凡是都吃外面或自己煮泡面较多,做牛腩、炸鸡、通心粉 给他吃就吃得六根清净。以现代学生来说,算是可贵的,纯情且不多嘴也不标新 立异,瘦瘦高高、白白地戴着近视眼镜。长得平通俗凡不像很有女孩子缘的脸孔。
可是他年青的肉体对里代子来说很刺眼,从衣服外表就可看出和中年的丈夫 完全分歧。看着圭太的身体及今天半天来的扳谈,不自觉的刺激着里代后世人的 部位,不与丈夫做是不行的。
已快零晨十二点了,圭太睡在隔邻客房。到刚刚为止还在看电视,拿了几本 杂志回到房间去了。不知睡着了没?莫非他正在期待着叔父和叔母晚上的处事, 正竖立着耳朵在等着。如斯想着的里代子因丈夫脱失踪晨袍,将脸入下腹部,内而 发出啼声。
「好……啊……好啊……老公……就是那儿……好爽……」
裕一的舌正纪律的爱抚着敏感的花蕾,里代子的两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乳房。
此时,床尾边传来卡喳声,像是开门的声音,里代子轻轻睁开眼看。
(是圭太……)门外躲着穿戴里代子的蓝色睡衣的圭太。
(哇!好难看!)里代子涨红了脸,遏制了啼声,裕一因两耳正被里代子的 两脚遮住而没闻声。况且整屋内都是里代子的淫啼声。
(圭太在看……)害羞的同时,里代子感应兴奋,刚遏制的呻吟声,仿佛是 居心让他闻声似的高声起来。
「哦!老公……给我……也让我用嘴来爱你。」里代子急促的呼吸的说。
「你想吻我的鸡巴吗?」裕一居心说。
「是,老公,给我!」
「好,我们互舔吧!」裕一将身体位置逆转跨过里代子的脸,让里代子含入 嘴内吸吮着。
「啊……爽……」裕一快感的呻吟。
「里代子比来越来越棒了,我快要射精了。」
里代子用舌头又舔又转又吸,用唇含着、用脸摩擦着,这样有说不出的兴奋。
这样淫荡的光景,圭太正在看着而且感应感染着。
彼此爱抚一阵后,裕一仿佛快禁不住了,而赶紧将身体位置恢复正常,一口 气的插入里代子的里面。
「啊嗯……好……」
裕一的上半身起来,将里代子的两脚用手抓着,有纪律的起头抽送。
「老公……嗯……好……这样抬着脚好害羞……啊……好深……顶住里面… …好爽……」
淫荡耻辱的做法,让年青的圭太谛视,对里代子而言又新奇又刺激。达到甘 美的高涨而发出狂喜的啼声。
二、
礼拜一也是沐日,圭太抉择礼拜天再留一晚。晚上裕一与里代子又做了。连 续两天是很少的事。
「圭太会闻声的。」
「不要作声就是了。」
「真的吗?试试看好了。」
虽如斯的对话,但因圭太睡在隔邻之故,对两人都形成一种刺激。
这晚,圭太又来偷看佳耦交欢了。裕一仍是没有发现。里代子将注重力集中 在门外,而真正起头做爱后,也无法去注重了,里代子是在正常体位之后,背后 体位之时,才发现到门外的隙缝………
礼拜一………裕一一早就出去打高尔夫球了。圭太今天午时会回去,下战书与 伴侣有约。快到午时圭太才臭着脸起来。吃完里代子做的咖哩饭、沙拉等早餐后, 又无言的回到房内。
今天圭太回去后,就良久无法碰头,想到这点里代子感受有点寂寞。住这儿 最后一天了,想好好的聊一聊,但也没配合的话题,圭太又不知为何原因,而心 情欠好。思春期中的男孩,就算是亲生母亲也难以体味。
里代子没有小孩也没有弟弟,身边没有像圭太这般年青的男孩,所以对里代 子而言,因不体味,又好奇,同时刺激着她………
(对了,昨夜的事我来糗糗他吧!)嘻嘻的偷笑着,里代子将家事都清算好, 往圭太的房间走去。站在门外轻轻敲门。
「进来了哦!」说着打开门进去,圭太还躺在床上看报纸,棉被等都尚未整 理。
「圭太一回去就会子寂寞。」
「是吗?」圭太看着里代子,毫无神色的回覆。
「下次再来玩吧?」
「嗯!」
「念书也好,游玩也好,都要好好加油,圭太明年就二十岁了。」
「嗯!」
「对了!都快二十岁了,圭太仍是那麽小孩子气。」
「为什麽?」
「与其说小孩子气,该说是没有教化。」
「到底是为什麽?」圭太冒失的翻阅着报纸。
「昨晚的事喽!」
「昨晚什麽事……」圭太的神色动了一下,里代子看着他的眼神继续说: 「圭太偷看了我们佳耦做爱吧?」
「我……我才没有!」圭太将新闻掀开,遮住自己的脸。
「你敢说没有?」
「当然喽!」
「门被打开了耶!」
「叔叔没有关好吧!」
「我看到圭太的睡衣了!」
「你的错觉吧!」
「圭太!」
「什麽?」被里代子的口吻吓到,圭太起头慌张了。
「不成以扯谎,这种话是年夜人对小孩子说的。圭太你仍是小孩子吗?」
圭太摇着头。
「你说真话我就原谅你,昨夜你在房门外,偷看对不合错误?」
「……对不起!」仿佛小孩向妈妈认错一样,声音和神色甚是可爱。
「为何要这样做?」
「为……为什麽?」
「这是不合错误且耻辱的行为,你应该知道才对!」
「是的……」
「往后你仍是可以来住,但不成再犯同样的错了。」里代子温柔的说。
圭太抬起头来。
「我只是想看看而已!对那种行为很有乐趣,因为我……我……仍是童贞嘛!」
「……!」
里代子因受惊而说不出话来,怎麽也没想到圭太尚是童贞,虽然长得不帅, 但体格都已是年夜人,此刻的年夜学生年夜多已有经验,而且初体验年夜都在高中时代。
比起十年前来,这种事的机缘也多,所以认为圭太就算是没有丰硕的经验, 但也该做过几回了,当然也早已有了初体验………当然起头就不认为他经验丰硕。
接着,圭年夜又说了更令人受惊的话。
「十九岁仍是童贞是很难看的,可是我必然到了二十五、叁十岁,一辈子都 仍是童贞,因为我的身体异常。」
「怎麽一回事呢?」
「我不想说!」
「圭太,你一小我懊恼也不行,说出来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你。」
里代子发出叔母温柔的关心。同时也对圭太的童贞感应新奇好奇。
叁、
「我的阴茎无法成长,仍是像小孩子。」圭太低着头,小心羞怯的说。
「你的意思是说?就是兴奋也不会变年夜吗?」
「是会变年夜……可是……」
「那就没有什麽问题了呀!」里代子的视线,不自觉的谛视着圭太的股间。
「可是外形跟颜色……」几乎无声的圭太……刺激着里代子的母性本能。
「有跟谁斗劲过了吗?」
「是没有,可是交往过的女友说过,十九岁的汉子,应该……怎麽说,就是 外形分歧。」
「外形分歧?巨匠的外形都一样呀!」里代子禁不住笑了出来。
「不是整体,只是一部份。」圭太生气的回覆。
「一部份……?」
「就是……唉!不看是不知道的。」
里代子心跳一下,要看才知道,不就是要看性器的意思了吗?(童贞的阴茎 当然想看喽!)心中低语着,里代子轻咳了一下。
「被女伴侣说那部位的外形奇异,所以你失踪去了抉择信念……」
「是呀!因为被她不放在眼里,所以也就无法做爱了。」
「女伴侣几岁?」
「同春秋!」
「那不是性经验还算少吗?嗯……我是年夜人了,圭太,把裤子脱下来我帮你 看看!」
「咦!不用了……」
「有什麽好害羞的?我和你差十一岁,更况且我是叔母,不给我看看,到底 正不正常很难说。」将心里的与奋隐瞒起来,里代子像个教员般的说。
「说不定是女伴侣不会看,圭太的身体根柢就很正常,若是以而懊恼绝望, 一辈子都童贞,那太没意义了。」
圭太点颔首,背靠着墙壁将睡裤一路脱到膝盖下。里代子看了禁不住吞了一 下口水。里代子一看到性器就很是的兴奋,圭太的阴茎朝向天耸立着。
「一样嘛!圭太的和年夜人一样很了不起啊!」
里代子的声音很高亢,一伸手就可摸到了,第一次看着童贞的阴茎。有点粉 红色且带有光泽,像是新奇生果般的放出甜美的喷香味。
「可是这个处所很小,应该是再出来一点,再一点……才对吧?」圭太指着 阴茎前端。
「你这麽说仿佛……」里代子伸出手去摸着阴茎的前端,身体不自觉的抖了 一下。
「我的身体仍是有问题,像小孩子长不年夜。」
「才没这回事,这麽年夜就已足够了。这边能勃起到这麽年夜根就是年夜人了,这 应该是小我差异才对。」里代子想起丈夫的阴茎,前端仿佛也不年夜。
「真的吗?」圭太追问。
「真的!况且小孩子那会这麽硬!这麽年夜?更不用说勃起了………」里代子 脸上热气上升,红着眼,不自觉的握着阴茎的手指起头抚摩。
「真的……好棒……好壮!」里代子边说着边用五根手指头握着起头动。
「啊……哦……」圭太低声呻吟。
「怎麽了?圭太,哎呀!我在做什麽……?」红着脸慌忙的将手铺开。
圭太将里代子的手用力抓住接近自已………
「呀!不行啊!做什麽呢?圭太?」
圭太强迫的,将里代子的手握住。
「叔母呀!我想要有初体验,我想成长为年夜人!」圭太脱下在膝盖上的睡裤 与内裤,抱住里代子疯狂的亲吻着,找寻着唇………
四、
「等一下,圭太……」年青男孩的体臭令人晕眩,里代子躲他的唇。
「我们是叔母与甥侄的关系,你要忍耐,相对的………」里代子跪在他的股 间之前。
「用嘴替你弄好了,知道吧!这样来解消你的欲望好了。」
「呀!叔母,怎麽……喔……」
里代子将阴茎整个含入嘴内吸吮着。(好吃……)疯狂的吸吮着,用舌头缠 绕着。(童贞的阴茎……)内体上与精神上都深受打动,一股热气冲到头上,花 蕊已湿了,圭太快感的呻吟着,这个声音刺激着里代子,用唇部包裹着上下的摇 动。
「啊……哦……那……样做……太爽了……啊……」圭太慌忙的抓住里代子 的肩想将腰部往后挪。
「会,会出来呀……」才这麽叫着,阴茎就激烈痉挛着,白色的液体直射入 里代子的口中,咕噜的喝下两口………
里代子的呼吸声很急,仍继续的将阴茎含在口中,事实下场是年青男人,阴茎还 是没有缩水。里代子全身像被火烧似的热。(这个若是放入里面……)花蕊的柔 壁因欲望而疯狂。
「圭太,我受不了……」里代子说着将圭太压服在床上。
「我的身体已忍耐不住了,你看看,放进去,插进去,进来吧!啊……」自 己也不知在说着什麽……没有一颔首绪,里代子匆促的将内裤褪下,卷起裙子露 出白色屁股,跨在圭太的腰上。
「一次就好了,两小我的奥秘,让圭太甜美的滋味……」自言自语的说,里 代子将圭太怒张的工具指导至潮湿的花蕊,慢慢的将腰落下。
「啊……好……好爽!」
「嗯……好棒……」里代子将两手放在他胸上,挺着腰。圭太的手则抓住里 代子的屁股。
「若何?圭太这就是男女的性……啊……好……好爽!」
「太棒了,这麽愉快又要射精了……」
「还不行,再用力插进去一点,啊……好爽……」里代子的上身弯成弓型, 白色的屁股前后激烈的摇动。里代子因年青童贞的肉体,而失踪去理智………
「嗯!让我吸这个乳房。」在圭太脸上摇摆的白色丰满乳房,圭太用两手握 住,浮起脸吸吮着。
「好……」里代子口中甜美的啼声,乳房被吸吮的快感使得花蕊更灼热。里 代子加倍疯狂激烈的扭动着屁股。
「吸吧!吸吧!啊……我快出来了……圭太,出……出来了……」里代子全 身硬直而痉挛的达到甜美的高涨境界。
「啊……我也……出来了……」圭太叫着挺起腰,射出汉子的精液。
里代子无力的倒在圭太身上,喘着气而不动。
「再做一次!」圭太抱住里代子,里代子喘着气尚无法遏制,呵呵的笑着。
「我想从背后的体位做做看……」他用年夜人自傲的口吻说着,分开里代子的 身体将她转向后背。
「呀!太羞人了,这种体位,圭太,啊……」光着下半身将白色屁股抬高的 体位,使里代子既耻辱又兴奋。圭太抓着里代子的屁股,马上筹备插入。
「这种体位最适合像叔母这种淫荡的妻子。」圭太也兴奋的将愤慨、潮湿的 阴茎,对开花蕊一口吻的埋了进去。
「啊……哦……」里代子尖喊着,圭太从一路头就激烈的摇动着腰。
「啊……受不了……的刺激……像在强奸一样……」
「好……啊……圭太最棒……嗯……啊……再……再用力……刺……用力刺 ……」里代子疯狂的嘶喊着,尽量抬高屁股,忘我似的***。
五、
当夜,躺在床上打着哈欠的裕一说。
「今晚圭太回去了,我们就乖乖的睡吧!」裕一自言自语。
「唷?老公这麽说,仿佛是因为要给圭太听,才全力做爱哦!」里代子坐在 化妆台前,笑着说。
「简直因为隔邻有圭太的存在,引起你的刺激吧?」里代子心里想着何止被 听,都被偷看到了。
「你那麽疯狂,也是被刺激的吧!」
「有一点!」
「对圭太却是有点欠好意思,他仍是童贞吧?」
「这种事我怎麽知道?」里代子心中想着,我已使他酿成汉子了。
「休假都来这边住,应该连女伴侣都没有吧!他和我分歧,没有女孩子缘。」
「这麽说仿佛你很有女分缘?」
「当然!我在圭太这年数时,就有情书、有礼物、也有女孩打电话来,就因 为太有女孩缘而忧?过………」
「我不熟悉年夜学时代的你,怎麽吹法螺都行。」
「斗劲起圭太就不行,明年都二十岁了仍是童贞。」
「这个时代来说算是稀少的了。」
「不,说不定他早已经体验过了。」
「是吗?」
「比来的年青人都晓得棍骗年夜人的技巧。」
「圭太才不会……」
「假装是童贞的女孩多的是,假装是童贞、纯情的少年,圭太已不是少年了, 说不定就是这种手法。」
「那麽说,圭太不是童贞喽?」里代子敷着脸转向老公。
「喂!干嘛那麽当真。」
「没有呀!」
「就是嘛!连里代子都认为圭太是童贞而欢快,不知道女人的年青男孩是可 爱的,圭太就是操作这种女人心去棍骗年长的女人某人妻吧?」
「是吗……」里代子不满的口吻。懊恼着自已阴茎的圭太,那麽标致的粉红 色,不成能不是童贞。
「来这里的圭太是纯情的童贞男孩,说不定在伴侣的面前欢快的自夸着若何 跟女人做爱的经验呢!」里代子不懂,童贞并没有物理上的证据,只是主不美观而已。
(对,圭太必然是童贞没错。)里代子想着将敷脸面膜撕下………
【全文完】 >]
本頁網址
口味推薦
png
看視頻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