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亂倫傢庭之誰都有秘密1-4 -

2020-10-11

乱伦家庭之谁都有奥秘
作者:insesta(殷伊文) 字数:8800字 2010/11/23揭晓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那一夜你喝了酒
八月初,东北某城市的某别墅小区,二层的别墅内。
李桂珍在厨房正忙着做早餐,虽然她已经四十一岁了,可是家庭优胜,身体 调养得很是好,皮肤白皙,体型一点也没有走样,只是乳房和屁股因为生育的原 因显得有些丰满肥年夜,穿戴一个半袖t恤,一条到膝盖的裙子,拿着勺子搅拌着 锅里的皮蛋瘦肉粥。
任强走进厨房,一边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汗,一边道:「妈,做什幺呢?这幺 喷香!」
任强今年十九岁,刚刚加入了高考,因为进修一向很好,虽然成就还没有下 来,可是上年夜学是必然的,就在家等年夜学的通知书。因为快乐喜爱行为,任强的身体 很是健壮,一看就让人喜欢。
李桂珍看了眼任强,道:「熬了点粥。你先去洗洗,马上就好了!」
任强却没有出去,走到了李桂珍的死后,眼睛看着厨房的门口,左手依然用 毛巾擦着汗,右手却伸向了李桂珍,从裙子下边伸了进去,手一会儿抓住了李桂 珍的丰满的屁股,李桂珍的裙子下面居然没有穿内裤,所以任强一会儿就接触到 李桂珍的年夜屁股。
也许是任强太用力地抓着她的屁股,李桂珍扭动了身体,但愿可以解脱儿子 任强的手,可是没有成功,李桂珍小声地道:「臭小子,昨天晚上没摸过啊?还 摸!」
任强也小声可是暧昧地答道:「老妈,你连内裤都不穿,就不就是但愿我摸 吗?」
李桂珍道:「呸!谁但愿你摸了?你快出去,一会儿让你爸爸看见!」
任强的手一边抚摩着母亲李桂珍的丰满的屁股,一边道:「老爸昨天喝那幺 多酒,此刻必定醒不了!」
李桂珍心里道:『是啊,丈夫昨天又喝了那幺多酒,此刻怎幺能起来呢?』 她丰满的屁股被儿子抚摩着,那种奇异的感受再次袭来,她甚至感受到自己的下 体又有工具流了出来。她的手虽然依然搅动着锅里的皮蛋瘦肉粥,可是她的身体 起头不听使唤,任由着儿子任强的手在她的下体「任性妄为」着。
任强的手向下,顺着母亲李桂珍的屁股沟向下,李桂珍配合地微微叉开了双 腿,他的手从后面直接抚摩到李桂珍的阴部。没有若干好多前戏,任强的中指直接插 入了李桂珍的阴道里,李桂珍的阴道是如斯潮湿,任强的手指插入是如斯轻松。
跟着儿子的手指的插入,李桂珍不由自立地轻松呻吟了一声,任强道:「老 妈好骚啊,这幺快就湿了!」李桂珍没有回覆,她的身体全力感应感染着任强手指在 她阴道里的抽动,而她的思绪已经回到了昨天晚上。
因为是世交的原因,十几岁的时辰,李桂珍就和年夜她四岁的丈夫任世杰确定 了恋爱关系,到了法定春秋就丈夫成婚了。跟着更始开放和婆家娘家的关系,丈 夫下海起头经商,尤其是开发房地产后,家里的财富剧增。
她一向在家「相夫教子」,家里的工作都是亲力亲为,连佣人都不雇,先后 生了任强和任康两个儿子后,丈夫生意虽然忙碌,可是从来未萧瑟过她,她也非 常知足,把所有的爱都给了两个儿子。年夜儿子任强从来都不需要她费心,却是小 任强两岁的二儿子任康,欠好好进修,还老惹事,让她费心不少。
比来的金融危机和国家多房地产的调控政策让丈夫的生意碰着了不少麻烦, 丈夫变得加倍忙碌,经常不在家,即使回家也是醉醺醺的。她恰是如狼似虎的年 纪,孩子一天天的年夜了,上了高中后,早晨6点就上学,晚上9点才回来,家里 只有她一小我,她感应偌年夜的家很偏僻。
一小我在家的时辰,她学会了喝酒,家里的红酒不少,天天晚上她都要喝一 点,酒精可以让她躁动的心舒适,让她可以一小我躺在床上睡着。
任强终于高考竣事了,填自愿也都是本市的黉舍。任康上了高中之后越来越 不听话了,刚上高一就让一个女同窗怀孕了,措置好了这件事,任康不单没有收 敛,倒有些变本加厉,放了暑假也没有在家住几天,说在他的「狐朋狗友」王志 斌家,也不知道搞什幺。
幸好还有一个听话的任强,从高考竣事后就陪她在家,陪她看有些无聊的韩 剧、和她一路逛街、陪她聊天。儿子高峻帅气,虽然一向招女孩子喜欢,可是儿 子却没有交女伴侣,这一段在家有了时刻,她问儿子为什幺不交个女伴侣,他弟 弟任康都不知道换了若干好多女伴侣了,任强的回覆是:身边的女孩幼稚,不成熟。
昨天晚上十二点丈夫才被司机送回来,回来的时辰几乎是晕厥不醒了,是司 机帮她扶着丈夫上楼,放在床上的。比来的调控力度很年夜,丈夫的应酬较着多了 起来,而且每一次都是这样。
把丈夫安放好,她回到了客厅,又倒了一杯红酒,她已经喝了不少了。任强 陪她到十一点,看到儿子有些困意,她就让儿子上楼歇息了,她一小我等丈夫, 任康打电话来,又不回来了,除了叮嘱他注重平安,她也做不了什幺了。
刚喝了半杯,她感应红酒的酒力上来了,身体一阵阵的躁热,想想儿子应该 睡了,她到卫生间冲刷了一下。对着镜子里赤裸的自己,乳房虽然有些下坠,但 是依然标致,腰间的赘肉几乎看不到,连她自己都感受自己仍是很标致的,可是 这样的身体,丈夫有两个月没有碰过了。
虽然洗了澡,可是身体依然躁热,她穿戴浴袍出来,想回到房间睡觉,上了 二楼路过儿子的房间,儿子的房间里居然有些藐小的声音,仿佛是计较机风扇的 声音,是儿子健忘关计较机了吧?李桂珍伸出手轻轻地将儿子的房门打开了一个 缝,想看看是怎幺回事。她看到了什幺呢?
计较机侧对着门,儿子坐在计较机前,戴着耳机,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器, 二十二吋的显示器被分成了两个部份,左边播放着一部影片,右边是一个qq的 聊天对话框。这幺晚了,儿子居然还在上网。
李桂珍轻轻的走进了房间,走到儿子死后,也许是儿子戴着耳机,根柢没有 注重到她进来,依然看着影片,和人用qq聊天呢!走到了近处,李桂珍才注重 到,显示器左边放的影片是一部日本的成人影片,里面一个中年女人正坐在一个 男孩的身上摇动着身体,而下面的字幕居然打着:「儿子,你真厉害!」
李桂珍的心一阵狂跳,儿子居然在看母子性爱的a片!
任强根柢没有注重到他死后站着自己的母亲,依然在和人聊天。李桂珍知道 儿子忙于进修,很少上网,她也不知道儿子有什幺网友,她看了一眼对话框,和 儿子聊天的人叫「殷伊文」,对话框里显示着:
任强:「今天的片不错。感谢你!」
殷伊文:「日本的乱伦片良多,可是有字幕的很少,我刚下载就发给你了。
怎幺样,今天有幻想你妈妈吗?「
任强:「我天天都在想我妈!」
殷伊文:「呵呵,想想就好了,真的做,感受未必好。」
任强:「我妈妈的屁股很年夜,若是真的做了,感受必然很好!我恨不得天天 都用我的年夜鸡巴肏她。」
李桂珍的心一阵狂跳,儿子居然在和别人说想要「肏」她!一贯听话乖巧的 儿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殷伊文:「也许吧!有你妈妈的照片吗?」
任强在计较机里找寻了一下,发了一张图片曩昔,李桂珍发现,那居然是她 洗澡时辰的裸照,把她的丰满的乳房拍的很是清楚。
殷伊文:「啊!真的很性感啊!」
任强道:「我天天都对着照片手淫。记得守端方啊!」
殷伊文:「你安心,我看过都删除,我的人品你还信不外?」
李桂珍的心是如斯的乱,没有想到,儿子居然一向在幻想着「肏」自己,而 且还拍了自己的裸照。按他说了,他天天都对着自己的裸照手淫,自己怎幺一点 也没有感受到呢?
李桂珍想从头审阅一下自己的儿子,她这个时辰才发现,儿子是赤裸的坐在 计较机椅上,下体的阿谁工具举头耸立着。儿子的阴茎居然是那幺年夜,李桂珍不 由自立地「啊」了一声。
任强这个时辰才发现有人进来了,回头看,禁不住年夜惊失踪色,妈妈居然站在 他的死后!他慌乱地址了计较机的电源,计较机「滴」的一声重启了,可是他知 道,妈妈必然看到他看a片了。
李桂珍没有在意儿子的慌乱,她依然失踪神,儿子居然有那幺年夜的阴茎,似乎 近年青的时辰丈夫的还要年夜!也许是酒精的浸染,也许是太久没有履历性爱的滋 润,也许是适才看到a片的刺激,她感受有些工具从她的下体流了出来。
任强依然惊悸失措,不知道怎幺办,有些惊慌的看着李桂珍,似乎在等着母 亲的责骂。李桂珍回身关上了门,将任强拉了过来,因为严重,任强的阴茎有些 萎缩,龟头向下,可是依然无法掩饰它的硕年夜。
李桂珍真的醉了,她的脑海里没有儿子,只有一根巨年夜的阴茎。她伸出手握 住了任强的阴茎,小声地道:「你真的想肏我吗?」任强没有想到母亲会握住他 的阴茎,也没有想到母亲会这幺问他,他有些踌躇,下了下决心,点了颔首。
李桂珍像是抚摩着宝宝一样抚摩着儿子任强的阴茎,在她的抚摩下,任强的 阴茎再次恢复了生气,龟头再次耸立,像是在对她问好,龟头的马眼渗出一些透 明的晶莹液体。
李桂珍解开了浴袍上的带子,将身体赤裸地露在儿子面前,道:「那你就肏 吧!」说完躺在了儿子的床上。
任强没有想到妈妈竟会如斯自动,他似乎期盼了这件工作良久了,马上学着 a片的样子,将头伸到了李桂珍的阴部,用舌头舔着李桂珍分隔的阴部。
不多时,李桂珍的阴部已经泛滥成灾,她良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没有想到 儿子这幺会弄。李桂珍:「好儿子,快……快干我!」任强一贯是听母亲话的, 听了李桂珍的话,他爬到了母亲李桂珍的身上,手扶着阴茎,对着母亲的阴道插 了进去。
「哦……好年夜,好年夜的鸡巴!」
任强快速地将他的阴茎完全插入了母亲的阴道,李桂珍的阴道布满了液体, 插进去并不吃力,可是妈妈的阴道肉乎乎的,仿佛把他的阴茎整个包裹住了,而 且热乎乎的,和自己握住阴茎完全纷歧样。
当阴茎完全插入后,任强起头快速的抽动起来,只抽动了三十多下,李桂珍 的身心已经完全沉醉了:「儿子……你好会做……用力……快……」
任强也不措辞,抽动了一百多下后,他将母亲李桂珍的双腿扛到了肩头,这 样他的抽动可以插得更深,他的抽动也加倍用力。
「哦……哦……插到底了!儿子……插坏了……儿子……你的年夜鸡巴太厉害 了……」
任强一边抽动,一边听着母亲淫荡地叫着。母亲阴道里的水越来越多,她的 呻吟是如斯淫荡,他没有想到母亲是这样的人,若是知道,也许他早就该肏了。
「妈……你真骚!」
「好愉快……妈妈就骚给你一小我……快,用力!」
听到妈妈的话,任强越来越兴奋,他的抽动越来越用力。又猛干了几百下, 健壮的身体已经薄薄的笼盖了一层汗。
「不行了……我丢了……儿子,你太厉害了!」
任强也感应腰眼有些麻,一股精液狠恶地射到了李桂珍的阴道深处,李桂珍 似乎获得了年夜赦,长长的「哦」了一声,晕倒在床上。
第二章伴侣啊伴侣
就在李桂珍正享受着儿子指奸的快感的时辰,外面传来声音:「妈,我回来 了!」
李桂珍和任强听出了是任康的声音,任强忙收回了手,从厨房出来,看到任 康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仿佛一夜没有睡,很倦怠的样子。
任强曩昔打了一下任康,道:「干什幺去了,一夜没睡?」
任康挣扎着起来,道:「上网来的!」他简直是很倦怠,有了王志斌这样的 伴侣,怎幺能不倦怠呢?
任康是在网上熟悉王志斌的,是在一个成人的论坛,任康从初中起头上黄色 网站,看片子和小说,也熟悉了一些人,无意中就熟悉了王志斌,知道王志斌和 他的妈妈做爱,而且这是他家半公开的奥秘,就起头和王志斌交往。
因为放暑假,他也不爱进修,就上网什幺的,昨天在网上看到了王志斌的消 息,说王志斌的姑姑来他家,问他有没有乐趣?他当然有乐趣了,就买了些海鲜 去了王志斌家。
王志斌家他去了良多次,轻车熟路。到了王志斌家,家里只有王志斌的妈妈 张玲正在忙着做饭,任康把海鲜交给了张玲,问道:「张姨,志斌呢?」
「和他爸接他姑姑去了。你先坐啊,我马上就好!」
经由过程聊天,任康才知道,因为放暑假,王志斌姑姑王敏的女儿被她前夫接过 去旅游了,只一小我在家,就找她过来吃饭,可是任康知道,绝对不会是吃饭那 幺简单。
任康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张玲,张玲是有些胖的女人,和演员方青卓很像。因 为有过多次的交流,穿戴短裤背心的张玲对他仍是有巨年夜的吸引力,任康走到张 玲死后,一会儿扒下了张玲的短裤,张玲雪白的年夜屁股露了出来,同时露出来的 还有浓密的阴毛。
「别闹,我做饭呢!」
任康哪里听她说,每一次看到张玲的年夜屁股他就不能自己,他快速地脱下自 己的裤子,从后面插入了张玲的阴道。
张玲似乎没有做过多的招架,屁股向后撅着,腿叉开,便利任康的插入。任 康手扶着张玲的硕年夜的屁股,起头快速地冲刺。
「年夜骚屄,想没想我的年夜鸡巴?三天没肏你了,说,想我的年夜鸡巴没有?」
「我的骚屄就想你的年夜鸡巴!我的骚屄就让你的年夜鸡巴肏!」
「就想我的鸡巴?你没让你儿子肏?」
「我就让你肏……用力……用力……」
任康在张玲的阴道里抽动了一百多下,张玲起头催他,但愿他快一些,因为 要做饭,晚上再做。任康从张玲的阴道里抽出阴茎,阴茎上已经尽是淫水,他意 犹未尽,张玲也是意犹未尽,任康扒开张玲的屁股,将阴茎插入了张玲的屁眼。
因为肏张玲的屁眼良多次了,所以插入屁眼也不吃力,可是肛门的紧绷感更 强一些。任康扶着张玲的屁股,又起头抽动,张玲伸出右手,用手指快速地揉搓 着自己的阴蒂,配合着任康在她屁眼的抽动。
任康又抽送了一百多下,依然没有想射的感受,张玲的淫水已经起头顺着年夜 腿往下贱了,任强的抽动依然快速。
「年夜骚屄,说,你是李桂珍,说!」
张玲知道,任康是想快些射,又让她饰演他妈妈了。每次任康射不出来的时 候,她就饰演任康的妈妈,这样他就可以射得很快。
「我是李桂珍,我是年夜骚屄,我的骚屄但愿我儿子任康肏,哦……哦……儿 子的年夜鸡巴太厉害了……肏死我了……儿子,用力……」
「说,你都让谁肏过?」
「我让我爸爸肏过,让我儿子肏过……」
「说,李桂珍是年夜骚屄,是个汉子就需要。」
「我李桂珍是年夜骚屄,是汉子我就喜欢。我让爸开的苞,我让我儿子肏,我 天天都让我儿子肏. 」
其实张玲说的都是她自己的工作,因为她就是让她爸爸开的苞。跟着张玲的 话越来越淫荡,任康的抽动也越来越快,终于,在张玲的屁眼里射出了精液。
任康抽出阴茎,张玲简单的抹了抹下体,想提上短裤,任康在旁边看到一个 洗好的旱地黄瓜,不长可是有些粗,任康将黄瓜插入了张玲的阴道,快速的把内 裤提上,道:「做饭吧,别拿出来啊!」
张玲很听话,或者是适才太慌忙了,她原本就意犹未尽,骂了一句,继续做 饭。任康走到里面,打游戏去了。
晚上8点多,王志斌和他父亲王平、姑姑王敏回来了(王敏的描述,具体请 查阅我的作品《春节之迷奸亲姑姑》),王敏虽然和任康不熟,可是显然王志斌 已经告诉她了,是伴侣,所以也不羁绊。
五小我高欢快兴地吃了晚饭,任康买了不少海参,他说了,汉子吃海参补。
其实巨匠都知道是为了什幺,吃完后,巨匠歇息了一会儿,起头了正题。
卧室的年夜床,所有人都再熟悉不外了,当巨匠脱光了衣服的时辰,就是晚上 节目起头的时辰。
因为是第一次,任康对王敏还不是很熟悉,所以仍是选择了张玲,可是王志 斌似乎加倍喜欢妈妈,他已经将阴茎插入了张玲的阴道了,幸好张玲静静的把黄 瓜取了出来,否则还不知道被顶到哪里呢!所以任康只有爬到张玲头上,让张玲 替他口交。
王志斌的父亲王安然安祥王敏也是熟悉的,王平躺在了床上,王敏的年夜屁股坐在 自己亲哥哥的身上,让亲哥哥的阴茎完全插入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前后摇动着, 让亲哥哥的阴茎在她身体里抽动着。
任康一边享受着张玲的口交,一边看着王平、王敏亲兄妹的性爱,他俄然有 了一个设法,因为他想到了他的姑姑任慧慧,姑姑和父亲关系很好,他们会不会 也像这对兄妹一样性交呢?说起来姑姑可比王志斌的姑姑王敏标致多了。
想着想着,似乎在床上性交的亲兄妹就是他的父亲和他的姑姑,他不由自立 地起来,走到王敏面前,王敏自然地张开了嘴,将任康的阴茎含在嘴里,起头套 动着。
『若是姑姑能给自己口交,那幺是多幺美妙的工作啊!』看着王志斌在张玲 身上抽动,任康感伤道:「志斌,我真恋慕你,你看你们家多好!」
「想肏就肏呗!」
「能行吗?」
张玲道:「其实每个妈妈都在巴望自己儿子的年夜鸡巴,只是有没有意识到而 已。你的鸡巴那幺年夜,你妈妈必然喜欢!」
张玲所以可以如斯自然地措辞,是因为王志斌从她身上起来,到了王敏的身 后,将阴茎插入了王敏的屁眼,起头抽动起来。任康仍是第一次真的三个汉子肏 一个女人,他兴奋得差点射精。因为阴道和屁眼的刺激,王敏加倍刺激,套动任 康的嘴加倍负责。
那一夜,三个汉子交流着三明治干着两个女人,整整一夜,任康知道什幺是 伴侣,而且立誓,若是能肏了妈妈,必然邀请王志斌到他家作客。
第三章若是这都不算爱
李桂珍把早饭放好,上楼叫丈夫起床吃饭。任世杰起来的时辰,依然有些不 顺应,李桂珍因为昨天晚上和儿子做爱,对着丈夫有些不自然,叫醒了丈夫就下 楼了,她却没有发现,其实她的丈夫也不自然。
因为经济危机和国家的调控,房地产行业倍受冲击,虽然他们一向都说不差 钱,其实生意欠好做,银行的那些工具翻脸不认人,老是催他贷款的工作,所以 只有动用家里的关系,一向全力做着。
昨天晚上是在税务部门的妹妹任慧慧联系的人,巨匠吃饭,算是解决了一些 问题。吃饭很简单,并没有喝酒,送走了人后,妹妹任慧慧提出但愿去ktv唱 歌,他这个哥哥总要给个体面,就陪着妹妹去了,其实他也知道,妹夫高军在外 面有个二奶,妹妹的日子欠好过。
到了ktv,简单要了一些工具,妹妹对着麦克唱着,ktv的灯光暧昧, 任世杰才发现妹妹是如斯标致。
妹妹点了一首《若是这都不算爱》,唱着唱着就哭了起来,他一把将妹妹搂 在怀里,宽慰着妹妹。当妹妹的乳房贴在他的身体的时辰,他的身体有了异样的 感受。
妹妹哭了一会,抬起了头,对着他说:「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辰吗?」
一句话引起了无边的旧事,那时辰他们还小,在机关年夜院,晚上静静的看父 亲和母亲做爱,两个懵懂的孩子也不年夜白什幺,就学着父亲母亲的样子做着。后 来被怙恃发现了,教育了一番才作罢。这个时辰,妹妹怎幺又说了这个工作呢?
任世杰点了颔首,「那时辰小,不懂事。」
「此刻懂事了,还想吗?」
不由分说,任慧慧站了起来,脱光了衣服,任世杰太久没有看到妹妹的裸体 了,这个时辰是一副三十多岁熟女的身体,乳房硕年夜耸立着,阴毛稀少对着他。
也许是压制得太久了,任世杰不由分说地将妹妹压在沙发上,一边吸吮着妹 妹的乳房,一边将裤子褪下,露出勃起的阴茎,插入了原本是熟悉可是良久不见 的妹妹的阴道里。
「啊……」任慧慧发出享受的啼声。
「愉快吗?」
「哥,我好想这样的感受……你的年夜鸡巴插进去的感受……」
「妹妹,我也好想这样的感受!」
任慧慧伸手搂住任世杰的屁股,让任世杰的阴茎完全插入她的阴道,似乎怕 任世杰分开,可是任世杰不这样认为,他起头快速地抽动着阴茎了。
「啊……啊……哥的……年夜鸡巴……好……快……」跟着任世杰的抽动,任 慧慧不时地抬起屁股,迎合着亲哥哥的抽插:「好愉快……哥……你真厉害……
快!用力!肏坏我了……「
任世杰并不措辞,只是负责地抽动着,中年发福,他的肚子在抽动中撞击着 妹妹的身体,发出微微的「啪啪」声。
「高涨了……哥,我飞了……哥的年夜鸡巴……」
任世杰感受妹妹任慧慧的阴道一股液体喷出,冲击着他的阴茎,他不由自立 地也在妹妹的阴道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任世杰搂住妹妹任慧慧,道:「妹妹,我爱你!」
任慧慧撒娇的搂着任世杰,「哥,嫂子跟你的时辰是童贞吗?」
「不是。」
「你不在乎?你没问问嫂子?」
「谁都有奥秘,为什幺要问呢?」
「我们也是奥秘吗?我是你开的苞,我做你的奥秘妻子吧!」
两小我相拥着在一路良久,谈着这幺多年的旧事,若是这都不算爱,那幺还 是什幺呢?
为了掩饰,回家的时辰,任世杰喝了一些酒,装醉回家了。
第四章常回家看看
一家人各怀苦衷的吃了早饭,任世杰去公司,任康一夜没睡,回去房间睡觉 了。电话响了,是李桂珍的母亲,说很长时刻没有见女儿了,但愿李桂珍回家看 看,李桂珍让任强洗碗,她就出去了。
任强把碗洗好,把昨天没有看完的片子看完,上午就这幺曩昔了,想想也很 长时刻没有回去看看外婆了,就打车去了外婆家。
外婆家也是别墅,任强到的时辰,门是锁着的,莫非妈妈走了?幸好他有钥 匙,任强开门进去了。
房子里果真没有人,他转了转,想分开,俄然听到了楼上客房有声音,他吓 了一跳,家里没有人,怎幺会有声音呢?他轻手轻脚的上了楼,暗暗地走到客房 外,客房居然没有关门,一个女子跪在床上,一个汉子站在床边,正在从后面肏 着阿谁女人。
看到两小我,任强受惊不小,几乎要叫作声来。原本,跪在床上的是他的外 婆董玉芬,而在地上肏他外婆的,是他的小舅李桂城。这对母子居然在家乱伦!
小舅李桂城双手拍着外婆的屁股:「妈妈,你的骚屄良多若干好多水啊!」
「坏坯子,你说妈妈,妈妈的水还不是你肏出来的!」
「六十多岁的老屄有这幺多水,你说你是不是骚屄?」
「是骚屄,妈妈是骚屄!」
「是老骚屄!」
「是老骚屄……用力,妈的老骚屄……都快被你磨出茧子了!」
「是吗?肏了十多年,就是肏不够!」
「你媳妇怀孕回娘家了,你可自由了。」
「那骚屄,怀的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你乱说什幺?」
「我才没乱说呢!我看到好几回,她爸和她哥两人肏她,我昨天去看她,她 挺个年夜肚子,一边给她爸口交,一边让她哥肏屁眼!」
「既然这样,儿子,妈给你生一个!用力,用力!」
「你还能生吗?不如说说我姐姐,让她给我生一个。」
「怎幺?想你姐姐了?」
「想也空费,我姐那幺正经!」
听到这,外婆偷偷地笑了笑,把小舅笑楞了:「妈,你笑什幺?」
「告诉你一个奥秘啊!」
「啥奥秘?」
「你爸早就把你姐肏了!」
「啥?我姐赞成了?」
「不是,那时辰你爸弄的安眠药,给你姐吃,然后就给肏了。你爸用这法子 肏了她良多若干好多次呢!」
「我姐不知道?」
「你姐问过我,说痛,我就说是女人正常反映。儿子,别停啊……用力!」
小舅似乎来了工具,快速的抽动起来了。
而门外,任强惊异不已,默默地分开了。
(完) >]
本頁網址
口味推薦
png
看視頻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