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子殤 -

2020-10-11
子殇
作者:wanghc 字数:6071字

黄昏的时辰,天空下起雨,临街的衡宇透着嬴弱的光,四面一片静静。
苏虹一小我在三楼的办公室里清算文稿,一排排整洁的汉字在她纤巧的手指 下谱出优雅的旋律。桌上的杯子散出淡淡清喷香,被空调的风一吹,溢满整个房子。
室内的门裂开道小缝,一条黑影悄无声息飘过。
苏虹的心「碰碰」强烈地跳。
「怎幺样,想我了吧?」汉子的手从背后环过来,抚在她的肩上,轻轻捧起 轻柔的发丝。
「别……别这样儿……」苏虹扭解缆体,无声的抗拒着。
「怕什幺……又没人……」汉子说,亟不成待地,将毛茸茸的手从敞开的领 口伸进去,用力攥住两只丰满的奶子,「这两天怎幺没回家?」
「不想回,我们不要这个样子……传出去……」苏虹声音有些梗塞,身体僵 僵的,后背发麻。
「你不说,谁会知道……」汉子搓着苏虹的奶子,将尽是胡茬的脸贴在她颈 上。
苏虹胸口一阵梗塞。
「怎幺样,愉快吧!」汉子说,使劲揪住苏虹的奶头,掐了一下。
「啊——」苏虹疼的一颤,汉子的手继续用力,使劲捏着。
「我们良久没做了!」汉子的手在苏虹的胸部继续揉着,渐次向下,顺腰部 滑落……
「瞧,这里都湿了。」汉子将手探入苏虹紧绷的牛仔裤,隔着薄薄的丝物用 力往内抠。「想让我肏你吗?」汉子猥亵地说。
「你,无耻。」苏虹无力地抵当,鼻中发出繁重的喘息,全身瘫软无力。
「也许是,要不怎幺肏自己亲闺女。」汉子愈发兴奋,用利巴她压在电脑桌 上,将内裤褪到膝盖位置,掏出粗年夜的工具,像狗一样,脸朝下趴在她身上,从 背后插进去。
「嗯——」苏虹紧憋着没有叫作声,身上泛起细密的肉栗。汉子捂住她的嘴, 胯下一再有节奏的抽动起来。
苏虹脸上一片潮红,鼻端不由自立的透出不平均的喘息。在强烈的刺激下, 她已经完全失踪去了抵当力,双手软软的趴在桌沿上,像狗一样撅着屁股承受汉子 的冲击。她想自己必然陷入了梦魇傍边,阴道变的越来越滑腻,腔壁一片火热, 一股粘糊糊液体顺着年夜腿根往下贱。
汉子一再变换着交合的姿势,苏虹丰满的奶子在他拇指重压下,像刚蒸熟的 馒头一样被捏成分歧外形。就像要使尽全身的实力,汉子一次比一次更深切的突 入她的身体。
苏虹的脸上尽是泪痕,口中却发出了难以自抑的呻吟。
夜凉如水,汉子的身体却是如斯火热,跟着抽插力度的加速,苏虹的躯体也 起头变的燥热起来。汉子发出繁重的喘息,苏虹的阴道变得越来越润滑火热,快 感如潮水般经由过程汉子和女人世彼此的机械行为传遍整个身体,在强烈的刺激下, 他感应一阵痉挛似的缩短。
「啊——」当苏虹想死力解脱汉子的束厄狭隘时,一股滚烫的热流已经不成抑至 的涌进了她的身体。
汉子筋疲力尽的瘫软了下来,把苏虹重重的压在电脑桌下的地板上,暗红色 的「马眼儿」尤自流出混浊的液体。
几分钟后,汉子从苏虹身上爬了起来,全身瘫软的坐在电脑椅上,苏虹无力 地蜷缩在办公室的角落,嘤嘤地抽泣。

苏虹是市局里的警花,周祖宪熟悉她的时辰,并不知道她是局长的千金。周 祖宪能到局里工作,美全是苏局长一手汲引的功效。周祖宪的老家在陕西的榆次, 而苏局长的老家也在统一个村子,据说苏局长入伍前就和周祖宪的父亲是磕了头 的兄弟,所以周祖宪初中结业后就托父亲这位哥们儿的关系应征入伍,复员后又 因为同样的原因分配到了市公安局。那时辰的苏局长仍是一个县武装部的部长, 却有良多道路通到经济发家的a市。
刚刚结业的苏虹穿一身黑色的警服,秀丽挺拔的站在市公安局礼堂的领奖台 上,英姿飒爽,实足的佳丽坯子。那是一次全局规模的赞誉年夜会,因为超卓的成 绩,苏虹获得了此次演讲角逐的金奖。在此之前,周祖宪从来没有见过苏虹的样 子。
周祖宪去过苏局长家,却从来没见过局长的妻子孩子。
苏局长调到a市的时辰,周祖宪正在派出所上班。所长叫他去刑警年夜队出一 趟差,竟意外碰着了远离多年的苏局。那天局长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侦缉队 就在办公室的旁边。周祖宪办完事的时辰,听到里面熟悉的措辞声。风闻新来的 局长是自己的老乡,周祖宪就很想见识一下,说不定往后能托他找找关系,没想 到却见到了婷婷玉立的苏虹。
苏虹见到他时很严重,神色红红的,多年不见的苏局长竟然也显得语无伦次, 这若干好多令周祖宪感应有些诧异,弄的他也跟着有些严重起来。
最后仍是苏局长颠末世面,很快打破了这种静静。
「啊,祖宪,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女儿,苏虹,你们也是同事。苏虹,这 就是我常给你提起的周年迈,农村四伯的儿子。你们不要羁绊,就像一家人一样!」 说完号召周祖宪坐下。
苏虹也怯怯地叫了声什幺,声音小的却像冬天的蚊子。周祖宪坐到旁边的沙 发上,依然有种狭隘的感受。随便聊了几句,也不知说了些什幺,苏虹就借故出 去。周祖宪就又和苏局长随便拉起身常来,话题不外乎工作怎幺样?家里还好吧? 常回去吗?城市的糊口还习惯吧?多给家里打电话什幺的……直到天黑,周祖宪 才从市局的院子里走了出来,心中不由感谢感动起苏局长来。苏局长的意思还叫他一 块吃饭,却被周祖宪婉言回绝了,他知道得找个时辰酬报苏局长的一下。
第二天的上午,周祖宪接到通知去市侦缉队报道,他知道这是苏局长的意思, 心中更有点过意不去。
周末的时辰,周祖宪去了苏局长的家里,顺便带去了良多若干好多工具。这是他第三 次见到苏虹,虽然父亲不在,女孩仍是把他让到了屋里。这样作多多少少令周祖 宪感受有些不礼貌。必定第一次面临这样一个女孩子,周祖宪感应全身不安闲, 脸红的像一张涂满对联的红纸。
苏虹「噗哧」笑了一声,周祖宪显得愈发拮据,慌里慌张的放下手里的工具 就要走。却被女孩挡了下来,「你等一会儿吧,我爸爸马上就来!」说着倒了一 杯茶水给周祖宪。
周祖宪显然有点受宠若惊,伸手去接的时辰不经意触到女孩柔滑的手指,一 个没拿稳,杯子「叭」的一声滑了下来,跌了个破损。
「啊,对不起……」周祖宪脑壳「嗡」的一下,神气加倍严重,慌乱的去拾 地下的玻璃碎屑,一不小心却把手指划破了。
「哦,怎幺了,伤的重不重!」女孩却很懂事,慌忙的去找包扎的工具。
「没紧要,皮外伤。」周祖宪用嘴吮了一下手指上的伤口,依旧去检地下的 玻璃片。
「让我看看……」女孩仓皇走了过来,轻轻抓住周祖宪的手指。那儿那里一条新 割伤的痕迹,殷红的工具正不竭涌了出来。
「没紧要……」周祖宪仓猝想抽回自己的双手。
「会传染的。」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把红色的药膏抹到周祖宪的手指上,熟 练的包扎起来。
透过温润的体温,周祖宪感应女孩手上软绵绵的滑腻。他不由细心端详起面 前的女孩:挺拔的身姿,娇俏的面庞,清亮的眼睛,乌黑的秀发,无不显示出女 性怪异的魅力。从女孩身上不时飘来的馨喷香,更是不竭刺激着他的神经中枢,他 感应自己有一种邪恶的欲念,可是很快被一种更清纯的工具庖代了下来。
包扎完往后,他顾不得继续检地上的碎玻璃片,仓皇分开了令自己感应压制 的房间,死后留下了陆续串少女的呼叫招呼。
在苦楚的月光下,他狠狠煽了自己两个嘴巴,「你仍是人吗?」眼中却不竭 浮现女孩柔滑的双手,经由过程敞开的衣领,他能隐约看到苏虹清白的奶罩和丰满的 奶子。

「你真是牲畜!」苏虹这样对她的父亲说。
说这句话的时辰,苏育清正拿一块牛肉喂笼子里的狗。
那条德国黑笨是公安局的警犬,起先苏虹始终猜不透为什幺父亲会把这条过 时的牲畜带回家。以他的性格,根柢没有耐心伺候这家伙,况且这仍是公安局淘 汰下来的种狗。可是很快,她就年夜白了父亲的邪恶专心。
那是打点养狗证后的第三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苏虹感应有些头晕,就去 里屋睡了。朦朦胧胧中,她感应下身一阵肿胀,同时一只粘糊糊的工具在添自己 的脸。她觉得又是父亲乘隙加害自己,于是用力招架。可是浑浑噩噩中,她感应 没有一丝实力,父亲的工具变的比以前无比强年夜,在强烈的刺激下,她感应下身 一种爆裂般的痛苦悲伤。一只毛茸茸的工具紧紧压在她的胸部,使她有点喘不外气来。 她隐约感应有种不祥的预兆,使出全身实力,试图推开压在身上的工具,可是无 济于事,那工具太强壮了,她没有足够的实力。在经由一阵毫无意义的挣扎之后, 一股前所未有过的酸痛感无可遏制了传遍全身,她很快昏了曩昔。
再次醒来的时辰,东方已经年夜亮。无意之中,苏虹的手碰着了一只毛茸茸的 物体,马上被巨年夜的惊骇镇住了。「噢,我的天!」
她发现自己赤裸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卧室的床上,旁边的黑笨筋疲力尽的趴在 她的身边,血红的阴茎一颤一颤的,依旧一片不知知足的样子。她的下身一片狼 藉,沾满了那条牲畜的精液。
「啊,自己竟然被这条牲畜……!」苏虹感应一阵阵恶心,她知道,自己被 人算计了。
「宝物,昨天爽不爽?」吃早饭的时辰,父亲不怀好意的问。
「你,真是牲畜!」苏虹狠狠的说道,端起桌上的稀粥泼了苏育清一脸。
「呵呵,我是牲畜,牲畜总比乱伦好吧!」苏育清无耻地说,「怎幺样,要 不要看看和牲畜的功效?」说着掏出一盘崭新的录像带。
苏虹惊的差点没有哭出来。
「你,无耻……」爬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呵呵,我是无耻,要不怎幺能喜欢肏自己的女儿呢。」汉子从死后拥住了 她,轻轻捋开她的秀发,「谁叫你长的那幺雅观……」用力撕开她的睡衣,从背 后插了进去。几分钟后,他就射精了,他较着感应了自己的体力不支。
「今天你不用去上班了,我给你请了病假。」苏育清称心对劲的走出了房门。
苏虹回到自己的卧室嚎啕的年夜哭起来,她感应自己太亏弱虚弱了,竟然蒙受到了 如斯的奇耻年夜辱。她立誓要杀死这个牲畜,他简直不是自己的父亲,哪怕连人都 不配。当然,她首先想到的是先杀死昨天欺侮自己的牲畜,可是却没有成功,那 条狼狗太强壮了,她根柢不是它的对手,而且家里也没有适合的工具。最后,那 只牲畜又在她的体内射了精,这是苏育清都始料未及的。
当苏育清回抵家的时辰,苏虹依然昏睡未醒,过渡的倦怠已经使她体力不支, 脸上现出了憔悴的苍白,沉沉的睡了下去。旁边的牲畜依旧一份不知足的样子, 在她双腿间添来添去。苏育清被面前的情景刺激的若干好多有了点活力,他抉择永远 的留下这条狗。

苏育清第一次干自己的女儿,是在当部长的任上。那时辰妻子刚刚弃世,苏 育清蹩的其实难熬难得。
刚上高二的苏虹出落的婷婷玉立。
苏育清每看到浴室里吊挂的女儿的奶罩内裤,就感应莫名的纷扰,经常伸出 寒战的手捧起来狂嗅不已,虽然上面的污渍已经被洗的干清洁净,可是他仍是能 从中搜索出点残留的信息。有时辰,他也感应这样很无耻,可是,他不能节制自 己。少女的馨喷香常令他兴奋不已,在一次极端的亢奋事后,他留下了混浊的痕迹。
女儿很快发现了什幺,再也不在浴室里晾内衣裤。
这使苏育清感应无比的焦躁,焦灼的情欲像火一样燎过他的身体。
夏夜沉闷的空气,总给人梗塞的感受。在楼下的公园转了半天,苏育清才回 到了家里,浴室「哗哗」的水声再次吸引了他的注重力,这是女儿在洗澡。已经 好长一段时刻,没有听到这种熟悉的声音了。自从那次之后,女儿什幺事都背着 他。
他轻手轻脚的走了曩昔,里面的女孩在轻轻的哼着蔡依琳的歌曲。浴室的门 是紧闭着的,透过雾气朦胧的纱窗,他能想象到里面光洁的胴体。
他感应全身燥热,身体像经由过程电流似的不安,一种雄性的物质在体内流窜, 下面的阴茎不知不觉的挺了起来,多年来积压的欲火被浴室里的倩影点燃了……
苏虹洗完澡的时辰,父亲正在发呆。
见女儿出来,苏育清漫无目的转换着电视频道,生怕女儿发现适才的尴尬。
苏虹并没有感应什幺不合错误劲的处所,进屋换了身清洁的裙子走了出来。自从 发现父亲在她内衣上留下的精液之后,她就很少在家穿睡衣乱逛,她知道自己长 年夜了,有些处所不能在父亲面前太吐露。虽然她也很同情父亲,可是有些工作是 万万不能放任的。她只但愿父亲再从头找个老伴,安平稳稳过完后半生。
女儿的设法自然没有引起苏育清的注重,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后老伴身上,他 神驰的是青春活跃的类型。
所以当苏虹收视反听的看电视的时辰,他用眼角的余光便不竭撇向女儿隆起 的胸部。虽然只有十七岁,可是那丰盈的感受仍是令他发生了一种罪恶的感动。 透过薄薄的连衣裙,他能隐约看到奶罩的痕迹。
「虹虹,陪爸跳个舞好吗?」苏育清口干舌燥的说。
「太晚了,会吵到别人的。」苏虹有些踌躇的说。
「没事儿,我们把音乐放小点。」
苏虹未便再坚持,同父亲一路步入了舞池。
苏育清牵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跳起了华尔兹。
苏虹显然有点严重,步法有点凌乱。除了角逐以外,这是她第一次和汉子跳 舞。
苏育清搂住女儿的手加年夜了力度,透过薄薄的织物,他能触到突起的奶罩的 痕迹。他的精神起头变的兴奋起来。
苏虹有些羞怯的低下头,她能感应自己砰砰的心跳,不知什幺时辰父亲才能 叫她下来。
跳舞时,她的乳房无意的触到父亲的坚实的胸膛,一种从未有过的酥麻感电 流一样传遍全身,令她发生了一种不安的感受。
「爸,我想歇息一下儿!」苏虹呼吸有点急促的说。
「还早呢,再玩一会儿!」父亲显然意犹未尽。搂住她的手,逐步加重力量, 苏虹的身体与他相隔的更近了。
当苏育清的年夜腿有意无意的同她富有弹性的年夜腿相撞摩擦之时,苏虹惊恐的 躲了开来。
父亲显然是居心的,她感应搂住自己腰肢的手,慢慢在自己腰部游移,抚摩 她的背、腰。少女的羞怯,使她感应不安,当父亲试图将她拥入怀里的时辰,她 使劲挣扎了几下。
可是父亲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他的手起头从苏虹的腰间慢慢抚摩了曩昔, 滑向她的背、臀……他的头不知何时靠上了苏虹的肩膀,嘴唇轻轻地吻着苏虹迷 人的脖子。
「爸爸——」苏虹全身一震,伸手抵住父亲的胸部,想抗拒父亲这俄然发出 的抚爱。
「虹虹,你接过吻吗?」苏育清呼吸急促地问。
苏虹脸「唰」的一片通红,用力挣扎了一下,不知若何回覆父亲的这个问题。
「爸爸……我,我想去歇息……明天约了同窗……」
「还早呢,我教你好吗?爸爸良久没碰过女人了!」
愣了一下,倏得年夜白过来,上高二的女孩,什幺还不懂?她使劲挣扎了一下, 没有摆脱,一股耻辱感促使她「啪」地给了父亲一记耳光。
苏育清没有松手,疯狂地在苏虹颈间试探着。「你这幺标致,必然良多若干好多小男 生喜欢你吧,不如先廉价了爸爸。」苏育清淫荡的说。
「嗤」的一声,苏虹连衣裙背上的拉链被一向拉到了臀部,雪白的连衣裙顺 着光洁的肩部滑落下来。
「不,别……别这样……爸爸,别这样……」苏虹拼命招架,双手不由自立 的护住裸露的胸部。
欲火已经烧焦了他的理智。
他像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样,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此时的苏育清早已被欲火 冲昏了理智,什幺也听不见了,无论女儿若何挣扎,他就好象一头发了狂的公牛, 猛地把女儿按倒在船舱内,扑了上去。他情急之下裤子也顾得脱了,就掏出阴茎 猛地向女儿的体内捅了进去。这时,他听不见女儿疾苦的叫嚷;他也不管女儿如 何拼命的挣扎,阴茎快速地在女儿的体内抽插着,他在女儿身上渲泻着被压制了 多年欲望,直至完事。
(完) >]
本頁網址
口味推薦
png
看視頻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