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神明廳裡的荒淫 -

2020-10-11
神明厅里的荒淫
作者:不详 字数:9680
自从父亲弃世后,母亲就一向守寡。母亲若是要再婚的话,必定会有一堆男 人追她,因为母亲自材可以算是顶尖级的,只是上了年数,母亲的胴体近年青时 丰满良多,不外丰满的臀部加上胸前那两粒微微下垂的奶子却是添增了良多熟女 的韵味,而腰部则连结着一等一的风度。我老是会望着母亲的胴体意淫,想像自 己是父亲那样的操她。
母亲就像是古时辰守寡的妇女一样,天天早晨五点就起床上喷香,有些时辰我 会被母亲顺便叫起,对弃世的父亲上柱喷香。
今天母亲也一如往常的在五点就起床,帮我筹备早餐。但我今天却不像猪一 样睡到闹钟叫醒我,母亲起床后,我的睡意也逐步退去。我下床后便走向神明厅, 线喷香的味道让我越来越清醒,母亲则跪在地上念着经文。
不知为何我也掏出年夜肉棒打起手枪来。面前的母亲穿戴睡衣,那是父亲还未 弃世前买的蕾丝睡衣,带了点半透明,那黑色的胸罩便闪现出一股神祕的性感。 真是令人受不了啊!
我脑海里交叉出一幅淫奸母亲的画面,肉棒快速强烈的抽干着母亲的肉穴, 如斯不道德的行为可真让人浴火焚生,不知不决的手便加速活塞行为,龟头一下 被包皮笼盖,一下又从包皮中被拨开,如斯摩擦加上脑子里荒淫的画面,俄然一 股热流从脚底窜出,浓烈的处男之精从尿道口射了出去,滴落到神明厅外的地板 上。
俄然之间母亲站了起来,回身一看即是刚射完精液,双脚微软,握住肉棒, 无法跑开的我。
「啊!修,你……怎……」母亲讶异的望着我握住肉棒的我。
「妈!我……我……受不了了!!」母亲俄然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把她推 倒,母亲一站不稳,肥年夜的屁股便重重的跌坐在年夜理石地板上,布满熟女肉感的 肥臀便震了一下,真是性感至极。
「修,你……你要做什幺?」母亲惊恐地看着我,我晃着肿胀到极点的肉棒 一步一步走向母亲,肉棒不受节制的震动着,我用力撕开母亲又薄又懦弱睡裤, 面前呈现了黑色的蕾丝内裤。
「修~~天啊~~你要对妈做什幺啊!」母亲慌恐地看着我,双膝用力挟住,母 亲雪白的年夜腿和肥嫩的臀部尽入眼帘,我的手指轻轻从母亲的脚底板滑到膝盖上。
「妈~ 我……我其实是受……爸,儿子对不起你!」说完便用力的把母亲双 腿扒开来,拨开那碍眼的内裤「不~~不要啊!!!啊!!」女人就是女人,再怎 幺挣扎也于事无补。那布满熟女风华的肉穴一丝不挂地全露在我面前,以前只在 片子上看过鲍鱼,亲眼所见就是纷歧样,母亲的肉穴一阵一阵的抽蓄,看得我肉 棒快要爆炸,似乎是巴望着我的肉棒。母亲也有好一阵子没被干了,现在她的第 二春就筹备开花把果结在我这个亲生儿子里。
「修……不行啊,我是你的母亲啊!!醒醒啊!!修~~修!!」「对不起啊! 妈,我其实禁不住了!」说完便抱住母亲,臀部用力一顶,肿胀的肉棒便没入又 烫又湿的阴道里。
「啊!!修~~天啊!!」母亲惨叫一声,自从老公弃世后就再也没有尝过肉 棒滋味的她,现在再次所尝的男体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啊!修~~停下来啊!!不……啊~~~ 」毫无经验的我肉棒才抽干不到十下, 脚底就窜出一股热流,我用力的抱住母亲,而又浓又烫的精液则直接射入了母亲 的贱穴里。
「啊!妈,我……我射了!」「呜呜~ 修,你……你真是……」我把肉棒给 拔出母亲的肉壶,白稠的精液则从阴户里流下来,伴跟着母亲的淫水。
「修……我……我……我……来帮你清……清理」说完母亲便自动跪下,用 嘴含住我的龟头,母亲的樱桃小嘴吸住我的肉棒,原本下垂的老二,又起头充血, 母亲用舌尖拨开我的包皮,接着绕着龟头转,先是顺时针在是逆时针,转了几回 后,用舌尖波动我的尿道口,舌尖如斯的抨击袭击,肉便又布满了热血。
「啊!修,你……你的……又变年夜了!」母亲看着涓滴没有缩退的阴茎受惊 的说着。
「妈,你刚刚,其实是……太……爽了」「坏儿子,我是要帮你清乾净,你 ……竟然又在我面前勃起,而且还这……这幺……年夜!」母亲不再合用惊焦炙张 的口吻措辞,则是用狡诈的语气挑逗着我,看来被我刚刚这幺强奸是已迷上了我 的肉棒。
「真是的~~呜呜呜~ 」母亲话一说完,嘴巴就自动含住我肿年夜的老二,此次 母亲的小嘴不再只是纯挚吸住龟头,而是迟缓的将老二滑入母亲湿黏的喉咙,母 亲的喉咙逐步的被肉棒撑开来,少了舌头的挑逗却多的几分摩擦的快感,母亲又 逐步地把头往后移,龟头分开了喉咙,接触到母亲淫荡的舌头,母亲把舌尖微微 上扬,当肉棒分开喉咙之后,便会和舌尖接触,而敏感的龟头就会被舌尖刺激而 震动。母亲头部的摆动伴跟着唾液的渗出,感受嘴里的湿度逐步增添,前后摆动 的速度也起头加速,阴茎受到嘴唇的摩擦刺激,我感应越来越烫,母亲伸手用那 纤细清白的手指握住了我的肉棒,起头前后进行活塞行为,我的龟头也不得歇息, 母亲的舌头像极了一条滑嫩的蛇,唾液就像是毒液似的,母亲则想把毒液注入我 的肉棒,用舌尖搓弄我的尿道口。第一次的口交,看来也给母亲尝去了。
「呜呜~ 好吃……修……的肉棒……好甘旨啊~~呜呜~~」母亲讚一直口的含 着肉棒,听到如斯荒淫的话语,便起了股感动,我便用力的破损母亲的节奏,屁 股往前一挺,母亲来不急反映,肉棒便已经深切喉部,我双手握住母亲的头,屁 股则激烈的前后抽干,就像在干肉穴一样,母亲的嘴一点也不出输给她的贱壶。
「呜呜呜~~呜呜呜~ 呜~ 呜呜~~呜」母亲已经发不出正常的声音,肉棒强烈 的撞击着喉咙,她只能呜呜叫。我的阴茎被舌面给摩擦的又红又肿,龟头则快速 且用力顶着喉咙,一股热流又从脚底窜入肉棒,我用力向前一顶,滚烫浓稠的精 液便直接给射进了食道,数目似乎多了点,嘴角旁流出了些许的精液。
「呜~~啊!!咳~ 咳~ 咳~ !」我恋恋不舍的把肉棒抽离母亲的嘴,母亲被 浓烈的精液呛的咳嗽,她趴跪在地上,吐出了不知道是什幺液体,没吃早餐的她, 真是太华侈我这个儿子的一番心血了,地板上都是白白浓稠的液体,也分不出是 精液仍是唾液仍是其他的工具。
「妈,你真坏,你没吃早餐我可筹备了这滚烫的浓精给你享用呢!」「坏… …咳~ 坏儿子,我……都快不~ 咳咳……能呼吸了!谁叫你要……直接往里面射 ~~~ 若是……若是……射在嘴里……我可……可是会……一滴~ 咳!不流~~~ 」 母亲便把脸埋进地板上的液体,用舌头吸吮着,俄然之间我起了尿意,于是我便 瞄准母亲那斑斓的秀发,把那泡浓烈的尿撒了下去。
「啊!!你在干什……」尿液从母亲的头顶滑落,流窜在每根秀丽的头发上, 接这又流到地板上,母亲低着头让我把这泡愉快无比的尿撒完。
「坏儿子……」母亲埋怨了几声,便用嘴吸着地板上的尿液,舌尖捞起漂浮 在尿上的精液送进嘴里,没想到这个做母亲的竟然如斯淫贱,可以把尿喝得津津 有味,配上亲生儿子的精液味道似乎又昇华了。
「嗯~~呜呜~ 好喝,好好喝啊,修的尿……精……甘旨……甘旨极了~~」看 到如次反常的母亲,我也起了淫意,想要试试母亲的淫水。于是我不等她喝饱, 我把她给抓起来躺在地上,让那布满熟女风华又极其淫臭的鲍鱼面向我。
「妈还没喝够呢~ 再让我吸几口……修~~」母亲用请求巴望的眼神说着「妈 ~~我要试试鲍鱼的味道……可以吗?」我也用巴望的眼神说着。
「哦~ 修……这……我……真是……我……怎幺好意……意思呢?」母亲低 着头,羞得说不出话,脸红的样子真他妈我见犹怜,让人想咬一口。看到如斯画 面,我抱住母亲,接触到母亲的熟肉便又欲火焚身,我用舌头舔着母亲的喉咙, 用嘴唇吻着,慢慢地流下口水,唾液便顺着母亲的肉体流到她那丰满极致的乳房。 嘴巴一开后,我看着母亲,她也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她着眼神布满了罪恶但又穿 插良多巴望及年夜量的淫意。
「妈~~我……我爱你~~~ 」我说完便吻着母亲的嘴,将我的舌头送入嘴里, 舌尖和舌尖互相触碰,带来无限的爱意,我渗出出唾液并用舌头送入母亲最里, 她也做了同样淫荡的事,我们交流着彼此的唾液,互相享受着,也互相用舌尖挑 逗彼此嘴里的任何部位,交叉出一幅极其乱伦的画面,不只是在肉体上乱伦,心 理上也带来了无限罪恶的乱伦快感。
「修~~~ 妈我……似乎……已经……」「你也爱上我了……妈~~~ 」「修~~ 修~~我爱……爱死你了啊~~~ 」我们母子俩再也不是以母子的成分糊口着了,我 今天就要把父亲的女人抢到手了,从今往后我立誓要母亲做我一辈子的妻子!
「妈~~我良久没有喝奶了呢!」我挑逗着母亲,把头埋进布满熟体风味的乳 房,双手搓揉着,夹住了我整个头,我用舌尖刺激乳沟,手指则毛骨悚然地搓弄 母亲的奶头。
「修~~好愉快喔~~修~ 」我在母亲的乳沟上留下一滩唾液。手掌整着掐住乳 房,那雪白柔滑的肉球便从我的手指缝里挤了出来,手指夹住用力的夹住嫩肉, 食指尖则搓弄着黑色带着红韵的乳头,把奶头弄得肿年夜,我一边玩弄着一边流口 水,真想好好的嚐嚐十几年来从未在嚐一遍的嫩肉。
「修啊~ 想吃就说吧~~~ 妈的奶可是为你而生的呢~ 好好地享用吧~ 修~ 修 ~~~ 」原本忍住欲火的我,听到母亲布满慈爱的建言,那欲火即是打破我的肉身。 我马上用嘴吸住母亲的奶头,像个婴儿似的不想铺开,舌尖用力触碰奶头上的乳 腺,嘴巴则吃奶的用力吸住,乳晕也不放过,我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乳晕左摆布右 摩擦着。
「哦哦哦~ 修~~愉快啊~~~ 修~~~ 好好的吸~~哦哦~~另一边也不能放过啊~~~ 」我嘴巴移向另一左边的奶头,右边的早已被我吸的又肿又硬,乳晕上还留下我的 齿痕。我一边搓着乳房一边吸的奶头,正所谓人世天算夜的享受,雪白的嫩肉留下 了红红的手印,舌尖快速的上下挑逗乳头,乳头也跟着舌头的抨击袭击强烈着肿胀, 看到如次肿胀的奶头,我用牙齿轻轻咬住,把奶头拉起,另一边也用手指拉起, 接着在铺开,让乳房晃悠着。
「修,你着个反常的孩子,片子真是看太多的,你把妈我弄得爽翻天啊~~」 母亲称讚我玩奶的手艺,果真经由片子的陶冶就是纷歧样。
「妈~ 奶子愉快过了,接着我也要让你的肉穴愉快愉快一番~~」我淫贱的说 着伴跟着微笑,母亲没有措辞只是癡情的望着我,要我填补下半身的空虚。我开 始回忆起片子里的情节,我用手指拨开母亲阴户两便的肉瓣,湿嫩的鲍鱼便闪现 在我面前,我用前所未有好奇的心赏识着。那滑嫩着湿肉真是人世美景,而亲眼 所见的阴蒂更是分歧,一颗红红肿肿的小豆子立在阴户上放,下面则是敏感的尿 道口,微微流下的淫水更是淫贱实足。
「修啊~ 不要这样看啦~~妈我会……会欠好意思~~」母亲埋怨着,可能从来 没有人如斯接近地盯着她的鲍鱼看吧。
「妈~ 亲眼看见就是纷歧样呢~~~ 妈的穴穴看起来好棒,又湿又滑又嫩的样 子,真想尝一口~~」我求母亲让我吸吮她的鲍鱼,可是我等不及了,我不由自立 地伸出舌头,向肉穴抨击袭击,舌尖微微蠕动着,母亲的肉穴则被刺激的慢慢抽蓄, 我用手指搓弄着母亲的阴蒂,小豆豆湿滑柔滑,被我粗拙的手指如斯搓揉哪撑得 住,不到一分钟就极其肿胀。
「啊~~修~~爽啊~~好舒……愉快啊~~阴蒂被……被修~~弄着好爽~~~ 哦~~」 我按压着阴蒂,另一手的年夜拇指则摩擦着母亲的尿道口,如斯敏感的尿道口受到 年夜量的刺激即是红如火焰。我渗出唾液用舌头送入母亲的肉穴,也用舌尖刺激着 尿道口,唾液不竭渗出出来,弄得整片阴户不像话。母亲也很争气,知道我想喝 淫水,她也不竭渗出出可口的蜜汁,淫水和唾液的双重交叉真是可口。
「啊~~~ 修~~不要啊~~修~ 尿口会受不了的~~啊~ !!!」舌尖用力向尿道 口顶去,唾液也流入些许,俄然之间,城墙崩塌,母亲受不了如斯强年夜的刺激, 喷发出浓烈的尿液,弄得我满脸都是,我还不小心给呛到。
「干~ 要尿也说一声啊~ 你这只贱母狗~~」被阿摩尼亚呛到,其实是太生气 了,我便节制不住飙出了髒话。
「哦~~修……原谅我~~~ 刚刚其实是太……」喷发出的尿液把地板弄得湿透 了。
「妈~~我对不起,骂你是……贱母狗」我愧疚的报歉。
「喔~ 不修~~从今天起头妈就是你的女人了,你想要怎幺样,我都依你~~你 就叫我妻子吧~~老公~~」母亲也真是的,就算你不是我的女人,我也会干死你啊。
「不~ 妈,我仍是要叫你妈,事实下场是你生下我的。」「喔~ 修~~乖儿子~~我 爱死你了啊~~」「妈,让我用手指帮你爽翻天吧~ 」我的淫欲逐步上升,手指慢 慢地插入肉穴,哇!天啊!肉穴是如斯柔滑湿黏,阴道里的感受就是如斯,虽然 刚刚已经把肉棒插入过了,可是失踪去节制的我并没有专心感应感染女人的胴体。母亲 的肉穴真是愉快,我用手指扒开肉穴,好瞧见里面的样子,母亲的阴道正慢慢地 缩短,又湿又黏的,淫水布满了整个贱壶。
「呸~ 」我吐了口口水到母亲的肉穴里,看着唾液渐渐地流动,如斯气象真 是美如仙境。
「哦~ 修坏小孩~~不是说要让我爽,怎幺又赏识起来了呢~ 」母亲埋怨着。
「真是的~ 妈~ 你的穴太斑斓了,我是不由自立啊~~」「亨~ !」母亲亨的 一声,看来是等不及要爽死了,于是我插入了两根手指,起头抠着肉穴,就像片 子里一样,指夹向下,指纹向上,手指微弯,刺激着母亲的g点。
「哦哦哦~ 修~ 好厉害~~怎幺会这幺爽啊~~~ 哦哦~ 」母亲从来没有被刺激 过g点,于是我便来知足她。
「妈~ 两根看来不够吧~~」我又插入一根手指,三指同时抠着肉穴,淫水四 溅,极其淫荡。
「啊~~爽啊~~~ 穴穴要~~~ 烂了~~~ 啊~~~ 」母亲被我弄的爽翻天,我便开 始加速脚步,抽插的速度逐步变快。
「爽吧~~是不是想要喷发啊~~~ 妈~~」我调戏着母亲。
「啊啊~ 要去了……啊~~~ 」潮水四处喷发,我反映极快,马上用嘴来接, 带点鹹味和骚味的潮水真是人世极品,尤其是一想到那是母亲的爱液,我更是喝 得不能自休。
「喔,修~~妈妈的汁液好喝吗~ 」「喔~ 妈~ 那真的极品啊~ 」我舔着母亲 的阴户,不华侈任何一滴蜜汁。
我抱住母亲,让她躺在神明桌上,我那肿胀的肉棒已经捋臂张拳,我瞄准母 亲的肉穴,让龟头摩擦几下,潮湿潮湿。
「修~ 我要年夜鸡巴,给我年夜鸡巴~~」母亲哀号着,我用力向前一顶「啊!!! 爽啊~~修干死我吧~~~ 啊~~~ 操烂我~~~ 啊」肉棒完完全全挺进了贱穴里,肉穴 里又湿又热,弄得我爽到极点,我夹紧屁股起头抽干母亲,年夜腿和年夜腿之间的撞 击真是带给肉体上无限的知足,我握住母亲双手,母亲全身喷香汗淋漓,肉棒激烈 的抽干带给母亲强烈快感。
「妈~~儿子的鸡巴爽不爽啊~~」「好棒啊,坏儿子~ 啊啊~ 爽死我了~~~ 在 鼎力点啊~~啊!」我不让母亲的奶子有闲暇的时刻,双手用力地搓揉着,配合肉 棒的抽送,节奏了然,无限荒淫。
「啊啊~ 干死我啊~~爽啊~~坏儿子,年夜鸡巴把你妈干得快烂了啊~~啊哦哦~ 爽死~~了~~」「妈~ 我要插烂你穴~~」阴茎快速的抽干,贱穴里的嫩肉被摩擦的 又湿又烫,我肉棒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感应感染母亲淫穴的嫩肉,从来没有如斯爽气爽直的 感受。
「啊~ 儿子~ 我要年夜鸡巴~~~ 啊啊~~」母亲的肉穴吸住了我的肉棒,不想要 我分开似的,我也不会随意分开这愉快至极的贱穴,又湿又热的肉穴一阵一阵的 抽蓄的,震得我肉棒爽到极致。
「干死你啊~ 我要干死我的母亲~~~ 真是淫贱的贱母狗,我的母亲是只淫贱 的母狗~ !」我欺侮着母亲,让言语来刺激她的感官,果真奏效。
「干死我啊~~儿子~~我的肉穴不是给你父亲插的,是给你插的,用力插,年夜 力干!!!」发浪的母亲说着不三不四的言语,弄得我真的想操爆她的贱穴。
「干她妈的死母狗,你这贱母狗,你儿子跟你老公的牌位哪个爽~ 」我问着 还无道德的问题。
「坏儿子,你的年夜鸡巴这幺厉害,当然是给儿子干斗劲爽,你老子的牌位可 差多了~ !!啊!」我抱起母亲,让她面临父亲的牌位,而我则是老汉推车的顶 着她的贱穴。
「跟父亲说,你喜欢被你儿子操~ 快!」我下达了极其淫贱的呼吁。
「老公啊~~~~啊~ 你儿子的年夜鸡巴,弄得我~~~~我爽死了~~~ 老公啊~~~ 」 母亲也肆无忌惮地回覆这荒淫的问题。
「老爸阿老爸~ 今天你的女人可被你儿子我弄得爽上九重天呢!操她妈的死 母狗此刻可是一点都不想要分开我的年夜鸡巴!」我一边对父亲的牌位说着,一边 激烈的抽干着妈妈。
「哦哦~ 坏儿子说什幺话~~~~那是爸……你……你竟然如斯不孝~~~ 哦~ 啊 啊啊!!」「哼!嘴巴上着幺说,还不是想要我操烂你的贱穴,操她妈的老子不 爽干了!」我马上停下狠恶抽干的肉棒,把肉棒拔出妈妈又红又肿的贱穴。淫水 跟着肉棒的抽离流出,被干的肿胀的鲍鱼恋恋不舍似的抽蓄着,我也有点心不甘 情不愿,可是我却有了更荒淫设法。
「哦哦~ 坏儿子,怎幺停了下来,你这是在……你想弄死我啊~~」「妈,你 也真是只淫贱的母狗,停下不操你就这样苦苦请求我真他妈的贱!」「坏……坏 修~~」母亲被我这幺一骂,骂得满脸通红,羞得说不出话来。只瞧见这极其淫荡 的斑斓脸庞,让我又欲火上身,肉棒肿的猛震,受不了妈妈那我见犹怜又淫贱浪 荡的神色,我用里举起肿胀的老二,屁股用力向前一挺,肉棒便又再度回到那温 柔可爱、又湿又黏、又热又滑的家乡。
「啊~~坏修修~~到底想要怎幺样啊~~」母亲像是个小孩那样任信的说着。我 把妈妈抱升引手钩住她肉感实足的打腿,向上抬起,双手再放松,妈妈肥美多汁 的胴体便因地心引力向下一震,我肉棒用力便当即滑入母亲的淫壶,肿胀的龟头 还因母亲肉体向下的力量而顶到了子宫颈,被妈妈的子宫颈小嘴一吸,吸的我爽 上仙界。
「啊~~~ 肉棒顶到了~~要烂了~~啊啊!!」母亲嚎叫着。
我重複着如次的动作,每次一震,龟头都能撞击到子宫颈,每一次的撞击, 妈妈的肉穴城市用力一吸,吸的整根没入骚穴的年夜鸡巴又麻又酥。
「操死你啊~~我要操烂你的穴,你这淫贱妈妈」「干死我吧,我的宝物儿子 ~~~ 妈妈我如斯淫贱,是该受到儿子年夜鸡巴的赏罚啊~~」我鼎力地操着妈妈的肉 穴,一边享受着母亲淫贱不已的浪语。我躺在地上,让妈妈的肥臀坐在我身上, 妈妈便自动自觉的摇起屁股,妈妈纤细的腰晃悠着,肥美多汁的肉臀也跟着共振 起来,肉穴则上上下下的吸着我的肉棒。
「妈,你转个身面临父亲。」我捏着肥嫩的肉臀,要妈妈面向牌位。
妈妈哼的一声,转向了父亲,肉穴有跟着母亲的动弹而摩擦着我的年夜鸡巴。
「我问你,你喜欢被谁干~ 」我问着。
「我……我喜欢……我喜欢乖儿子的年夜鸡巴。」妈妈害羞地垂头,下半身则 老实地摆动着,我捏着母亲的奶子,一边搓揉一边问着。
「想不想要让我操爆你啊,妈,告诉父亲,做儿子的要把他妈妈的肉穴给操 的一蹋糊涂!」「老公~~我要让儿子干死我,请原谅我~~~ 我想要怀上儿子的种, 让他操烂我吧~~」母亲嘴巴诚恳的说着,肉穴也毫不保留的吸住年夜鸡巴。
「他妈的真是贱女人,父亲我就来庖代你好好赏罚你的妻子,你也不用担忧 家族的儿女了,我会用我的年夜鸡巴和又浓又稠的精液浇灌妈妈的子宫!」我抓起 妈妈的肥腿用力举起,接着把她按压在地上,双腿高举,肉棒瞄准红肿的肉穴, 用力一干!
「啊~ 要死了,穴要被儿子的年夜鸡巴操烂了啊~~」在如斯刺激的体位抨击袭击, 每一次的用力撞击,都能够撞击子宫颈,龟头被吸住后再用快速拔出,子宫颈也 被刺激的热如火焰,子宫颈一缩一缩的,其实愉快。我也不让妈妈的奶子空虚, 双手用力的搓揉着,我们母子俩也互订交流着唾液,母亲的口生果真好喝。
「呜呜~~爽啊~~~ 好儿子~~~ 干死妈妈了~~~ 妈妈要爽死了啊~~~ 」「妈, 做儿子的要好好进献你,让你爽到九重,不,我要让你爽上仙界~~」抽插已经有 五分钟,子宫颈也被撞击的又肿又热。我把妈妈回身,叫她屁股抬高,我捏着白 白嫩嫩的肉臀,肉棒用力干进肉穴,高高的屁股,肉棒斜斜的滑入妈妈的贱穴里, 年夜腿和肥臀的撞击也是前所未有,啪啪啪的声音带来了强烈的快感。
「哦哦哦~ 爽啊~~操死我啊,我要儿子的年夜鸡巴干死我啊,儿子我想要怀你 的孩子,赶忙用精液灌注我吧~~」「还没呢,你这淫贱母狗,先让我把你操到烂 失踪再给你精液!」我加速抽插着,胸部趴在母亲的背上,用手指辚轹着母亲的年夜 奶子,我们母子俩都是挥汗如雨,在父亲前***的乱伦年夜战,如斯画面真的荒淫 至极,可谓是前无前人,后无来者的***的自己的妈妈,妈妈她也是万分享受着 自己的儿子,神明厅里的淫叫嚎叫布满了整个家。
「啊啊啊~~爽啊~~要爽死了啊~~~ 干死我吧~~~ 乖儿子~~~ 给我浓精,把我 的子宫淹死吧~~干死我啊~~~ 我想要被儿子亲手操到升天啊!!」「妈~~我爱死 你了啊!妈,我要让你升上无限淫贱的天堂,让你的肉穴被我给干的爆炸!」我 狠恶的抽干着妈妈的贱穴,肉棒和阴道内壁的摩擦已经昇华到了合而为一的境界, 肉体和心理这双重层面已经和母亲合为一体,面前这个布满慈爱的母亲却极其淫 荡的女人现在是已被儿子给干的爽上天堂。
「哦哦哦~~~ 要……要……丢了~~~ 呜呜呜~~哦哦~ 哦~ 哦~~~ 哦」妈妈已 经爽到说不出话来,我起头增强抽干的速度和力量,每一次的抽插都用力顶向子 宫,啵啵啵的子宫颈一吸一吸,龟头是又肿又红又硬。我把妈妈的双腿抬高让她 下半身微微凌空,肉棒向下抽干,淫水四溅极其荒淫,妈妈微微废弛的肉瓣被强 烈抽插着的年夜鸡巴干进干出,原本深色的阴唇也是以被磨红肿之至,母亲的阴毛 也都沾满的爱液,被黏稠淫水黏住的阴毛可真是性感至极,我一边干的妈妈,一 边吸着母亲的腋毛,熟女不刮的腋毛就是性感,如斯敏感的部位被舌尖抨击袭击的体 无完肤。
「呜呜~ 修~~我要~~~ 快要~~~ 丢~~~ 要~~丢~~~ 了~~~ 啊啊~~」母亲的肉 穴起头强力缩短,湿黏滑嫩的肉穴夹的我年夜鸡巴爽到极点,我鼎力快速强烈的抽 送并抱住性感淫荡的胴体,吻着母亲的小嘴,啜饮着母亲的唾液,舌尖刺激着母 亲的牙龈,她也用唾液回报我。
「妈~~我要让父亲看看你这淫贱人母是怎幺被儿子给搞年夜肚子!」我再度抱 起她,让她面临父亲的牌位,肉棒则豪不畏缩的继续干着,妈妈望着父亲的牌位, 留着口水,发出哦哦哦的淫叫,肉穴老实的吸住年夜鸡巴。
「老……公……我……的老……公是修~~~ 好儿子~~~ 让我怀孕吧~~~ 操烂 我~~~~」妈妈对着父亲说实在话,我也不甘示弱地在父亲面前狞恶的顶着母亲的 子宫。
「呜呜呜~~呜呜~~」我抱住妈妈走向父亲的牌位,让父亲好好瞧瞧她这淫贱 下贱的妻子,妈妈已经起头翻白眼,我也使出最终的力量干着她。
「爸,妈妈她已经不是你的女人了,我要她做我的母狗,我要她生下我的小 孩,我要她怀上你的孙子兼儿子!」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年夜腿与肥臀的撞击越 来越鼎力,每次抽干都把龟头给送入母亲的子宫小嘴,我也筹备要把浓烈的精液 射入妈妈的子宫了。
「操你妈的啊!!操死你啊~~~ 我要你怀上我要你爽死!」此次是前所未有 的热流窜出,强烈个感受完完全全集中在肉棒上,我以一秒三下的速度撞击着子 宫颈!而妈妈的阴道也强烈的抽蓄,内必被我摩擦的像着火般,淫水也被无数抽 干的肉棒打出泡泡。
「哦~ 哦~ 哦~ 哦~ 哦~ 呜呜呜~~啊~~~~!!!」妈妈使出最年夜的力量夹住 我的肉棒,我也使出最年夜的力量把龟头送入母亲又是湿黏又是滑嫩又是慎密的子 宫小嘴,终于,最后一发精液打破防线,噗的直接射入妈妈的子宫里,稳着母亲 的嘴,让肉体和心里都布满了实其实在的快感,龟头就这样被子宫颈吸住,精虫 们也一个不留的往子宫内钻去。
「啊啊~~~ 啊~ !!!!!!!!!!!」妈妈嚎叫着,她必定已经怀上了 我的小孩。我抱着她,让肉棒勾留在妈妈的阴道里,母子两便累的睡在神明厅里, 让父亲赏识赏识这幅淫贱极致的乱伦美景。
【全文完】 >]
本頁網址
口味推薦
png
看視頻
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