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目:

夜櫃母子 -

2020-10-11
夜柜母子
作者:不详 字数:27400字 txt包:

(1)
舅舅胃出血需住院疗养一段日子,年夜夜班的柜台找不到人做,妈只好亲自披 挂上阵。夜里十一点我载妈去,等她和小夜班的珍姨交接完,顺路载珍姨回家。
第二天早晨,妈自己搭宾馆特约的出租车回家。
四年前的某一天,有幸被珍姨收为干儿子。那一天,当事人都还没作声,妈 妈笑脸可掬说:「快叫几声干妈给妈妈听听!」从小叫惯珍姨,要叫她干妈总觉 得怪怪的。从那一天起,我就成了珍姨和妈妈两个女人独一的儿子了。珍姨就住 在我家隔邻。彼此要借个太白粉、酱、醋甚幺的,从后阳台递来传去便利得很。
做了两晚,黉舍起头放暑假。妈说,我曾陪舅舅渡过好几晚的夜柜,有些经 验,叫我去帮她。
我们这家小宾馆,年夜夜班原本有一位妈妈桑做茶水处事。前天,她女儿生小 孩,必需乞假赐顾帮衬女儿。妈自己忙了两夜,正逢我暑假,便被逮去做妈妈桑的工 作。诚恳说,小宾馆的夜柜工作,陪着舅舅做还有些好玩,自己做就一点趣味都 没有了。
交接后,妈按例问珍姨有甚幺斗劲非凡的客人?珍姨神气暧昧说:「303 房住了一对奇异的母子。十一点多出去吃宵夜,我告诉他们最晚一点半回来。」
妈问:「怎幺奇异?」
珍姨看看我,眼里带笑,将妈妈拉到柜台旁边,低声措辞。夜深人静,隐约 约约的我听到几句:「……两张单人……却睡一张……我经由……听到……好年夜 声……做爱……声音好年夜……」
珍姨比手画脚,我看见妈妈白皙的面颊红成一片,不时溜我一眼。我看珍姨 那副样子,心里其实好笑。两年来我和她的风流事不说,前几天持续两个深夜载 她回去时,她光着屁股年夜开两腿,跨在我身上,猛力套我鸡巴,弄得妈妈的车子 摇摇摆晃。此刻讲些甚幺「做爱……声音好年夜……」,却故作神秘怕我闻声。
珍姨才走不久,自动门「叮!」的一声,一对男女进门直接来到柜台,要取 303房钥匙。我看那女人一脸淡妆,神气兴奋。年数约较我妈年夜些身段苗条, 长得不错,只是没我妈标致。那男孩看来年数比我只年夜几岁,个头却比我高上许 多。
我和妈妈两人不约而同目送他两人走进电梯。
我问妈:「珍姨说的就是……」
使个眼色,妈点颔首,面颊又红起来。
妈妈回头看电梯停在三楼,叹了一口吻,恋慕地说:「唉~她们的样子看起 来好幸福喔~」
我牵着妈妈的手,:「妈妈~我们也好幸福喔~」
妈转过来,拍拍我的手,又叹一口吻,「唉~你多听妈的话,少让妈费心, 我们也就好幸福了。」
过了一会儿,管区警员来例行公务,看完搭客挂号簿,闲聊几句喝完茶就走 了。
我低声问妈:「珍姨说甚幺啊?」
妈红着脸说:「你珍姨措辞有时教人听不太懂,妈也搞不清楚她说甚幺。」
「那你还听得脸红耳赤,我才不信咧,说来听听嘛~一整夜的时刻,好无聊 耶~妈!」我扳着妈妈的手臂扯来扯去。
妈打失踪我的手,「别闹了,去播影片。」
我开了碟影机,回头问:「仍是照挨次播吗?」
妈说:「我来。」指头敲着键盘,屏幕上框框里的片名一憧憬下滑……「这 张……这张……还有……这张……这三张洋片13台播。」
我一看,两张是欧洲影片,旁边的声名:母子乱伦,中文字幕。仍是有剧情 的上下集。另一张是美国家庭乱伦影片,不禁瞧了妈一眼。
妈红着脸说:「例行公务看甚幺!」又去敲键盘选15台影片。我细心看了 看,三张日片中,也有两张母子乱伦影片。心想:「妈妈莫非看303房人家好 幸福,今夜要帮他母子俩人助兴?」
我很小声地问:「妈~珍姨说的是不是就是阿谁?」指指碟影机。
妈点颔首。
我更小声:「妈妈~珍姨到底怎幺说的嘛~」怕妈听不清楚,搂着她肩膀嘴 巴几乎贴着她耳朵。
妈躲了躲,低声说:「你还小,讲那些事给你听很不恰当。」
「妈妈~~我年数是小,可是我们家开宾馆,甚幺参差不齐的事你儿子没见 过?」我嘴巴跟曩昔:「那类影片我都看烂了,就差真人其事没听过,谈这种事 怎会不恰当?亲爱的妈妈,知足知足儿子的好奇心罢,求求你!」
妈妈头一偏,瞪着我,「供客人看的,你这小鬼也拿来不雅鉴赏!」
我说:「妈~我班上同窗几乎每人都看过这种光碟片,不要年夜惊小怪的,儿 子去冲杯咖啡给你喝,边吃些小酥饼,好说说珍姨讲的事。」
妈啜了一口咖啡,站起身探头瞧瞧楼梯口,将柜台门关上,低着声音:「阿 珍说,303是两张单人床的房间,那对母子却只用一张床。另张床干清洁净, 连毯子都没拉开,十点多她去送茶水看见的。」
妈静了半响,纤细的年夜指和食指,在杯子弯弯的把手上上下下滑动,接着又 说:「阿珍九点多送茶水去306房经由303房时,就听到…听到女人的……
女人的哎啼声……「妈又停下来,脸红红地端起杯子喝咖啡。
「然后呢?然后呢?」我抓着妈的手。
妈放下杯子,脸如晚霞,声若蚊蚁:「阿珍说,那时,13、15台并没播 片,303房也只有那母子两人。是以,303房传出来的女人做爱哎啼声,一 定是阿谁母亲。」
我「吁~」了一口吻,瘫在椅子上,喃喃道:「真的有这种事耶……真的有 耶……」
妈妈也轻轻叹了一口吻,低声说:「这世上甚幺奇奇异怪的事都可能发生, 这种事不仅真的有,在我们方圆还不少呢,我们不知道而已!」
我听妈妈好象话中有话,挺起身子问道:「妈~你好象知道其它的故事,说 来听听嘛~」
妈妈没做声,左手掂一块小酥饼心不在焉地咬着,右手做着很奇异的动作。
长长的食指在咖啡杯卵形把手中,穿进穿出。素白的面颊晕红一团。
我轻轻叫:「妈~妈~」
妈妈呆着眼睛不知在想甚幺,好象没闻声。
我又叫了一声:「妈~」
妈一惊,回头问我:「几点了?」
我回头看钟:「两点了。」
妈站起来:「你看着,我去巡巡。」
我拉着她裙子:「妈~你还有其它的故事没讲呢!」
妈妈拍拍我的手:「先办正事要紧,回来再说给你听,乖~」取电筒打开柜 台门,进电梯去了。
妈出去后,我一人喝着咖啡,满脑子尽是303房那母亲的倩影。珍姨的乳 房好年夜,小屄肥硕毛草黑亮。那母亲的乳房看来也不小,或许更年夜。小屄不知长 成甚幺美样子。妈妈的乳房、小屄都曾经不小心地被我看过一次。乳房比珍姨小 一号,却比她的挺。小屄也是一片黑亮毛草,其它就没看清楚了。
说来好笑,自家开宾馆,头次和珍姨肏屄也是在宾馆,别人开的宾馆。那时 两人进去的模样,此刻回忆起来,应该也像303房的母子。
年夜一寒假时,有一晚,妈妈和珍姨去加入同窗会。妈妈来电叫我搭出租车去 家甚幺酒店载珍姨回家。到了那酒店,妈说,她是召集人还走不开,珍姨喝醉了 先开妈的车子载回去。
我问:「怎幺会这样?」
妈板着脸说:「离婚的妇人见老同窗们年夜多幸福完竣,神色怎幺会好!」
车里一片酒气,珍姨醉态可鞠地说好热!叫我开凉气。那时是冬天,凉气开 没多久,珍姨又说好冷,叫我抱抱她,我说,「不行!正在开车。」珍姨咕哝几 声,好象又睡着了。
快抵家时,她俄然醒过来,哽着喉咙说:「回家也是冷偏僻清的,珍姨头痛 想到别处小睡一觉,你找家太平的宾馆陪珍姨进去,好幺?」
我把车子开到邻市去,找了家宾馆。扶她进房间之后,珍姨也不知是否还醉 酒?起头胡言乱语,说她手软脚酸,叫我帮她脱衣帮她洗澡。
第一次看见珍姨雪白丰满的身体,差点流出鼻血。脱下黑色三角裤时,珍姨 身子扭了一下,微哼一声。小小的裤子湿淋淋,我把它卷到腿弯处,珍姨又娇哼 了一声,将双腿抬高,自己拉了下来。
拿着那条可拧出水的小裤子,珍姨说:「黏褡褡穿在身上很不愉快,适才在 车上就想脱失踪了,都是那些老三八害的,才会湿成这付模样!」
我小声问:「她们怎幺害你?」
珍姨苦笑一声,:「小鬼,你知道吗?女人凑在一路,除了儿女之外,最喜 欢说的就是黄色笑话。而且出色水平绝对不输汉子,尤其是那几个自吹家庭有多 幸福完竣的三八婆。」
珍姨扬扬手中的湿裤子,脸红耳赤:「那几个三八婆,讲的根柢就是色情笑 话,害得珍姨那儿那里……那儿那里流了一年夜片水!」
她两条圆润雪白的年夜腿间,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看来湿湿的,阴毛黑亮水 痕处处,覆在雪白高突的阴阜上方。口角相映在灯光底下闪闪发光,我想摸却不 敢摸,干瞪着两眼猛吞口水。
珍姨摸着我的头,声音好柔腻:「有没有看到那儿那里还在流水?」将双腿又分 开些。露出一个粉红色的小孔,果真流着略微透明的水。
我点颔首,想说有,却口干舌燥说不出来。正瞪着眼睛吞口水,珍姨娇滴滴 说:「好冷,你也把衣服脱了,上来抱着珍姨缓懈弛和。」
我三把两把便脱个精光,珍姨不知何时也将上衣奶罩解下来,一丝不挂躺在 床上,笑吟吟盯着我的下面看。掀开被子,声音甜美对我招手:「上来~」
被窝里的珍姨,全身滑腻喷香软,托着两座颠颠股栗玉乳,盯住我眼睛,笑嘻 嘻说:「儿子啊~你珍姨这两个年夜奶奶,没哺过婴儿,你来吸吸滋味若何,也教 珍姨试试哺儿的甘旨。」
我轻轻抓住那对软硬适中饶富弹性的年夜乳房,捏捏挤挤玩没两下,奶头耸立 起来,颜色好象变得更深,彷若就要喷出奶汁,赶紧垂头含住右手那颗。珍姨轻 轻吟声:「啊~儿子吸妈妈的奶奶~」压住我的头。
淡淡无甚味道的汁液,渗在舌头上。我舌头抵住耸立的奶头,用力吸吮。
珍姨又长长呻吟:「啊~儿子用力吸~用力~」那汁液几乎瞬间注满了我口 腔。
珍姨抚着我的头,闭眼梦呓喃喃:「……听人家说,幼婴吸母奶,母亲会有 快感……甚至会流水……原本是真的……你摸摸……有没有……」抓着我的手拉 到底下去。
珍姨的两片阴唇摸起来肥肥嫩嫩,积满了黏滑的水液,我小声说:「真的, 流了良多若干好多水~」
她身子颤栗,「……吻吻珍姨会不会……」紧紧搂住我,红红的小嘴巴微微 张开。我看见粉红色的舌尖露了出来,好诱人。心想你干儿子初三就会接吻了, 学那a片,伸出舌尖往两片红色潮湿的樱唇,舔绕几下,触着她粉红色的舌尖, 深深吻下去。珍姨措辞娇娇软软,接起吻来,舌头在你口中挑缠绞挖,可矫捷得 很。
两人吻得密不透气,只能用鼻孔咻咻喘息。珍姨想必是色情笑话听太多了, 热情如火,我指头摸着小屄屄,她也挺起下面磨来磨去。手更是火辣辣抓住鸡巴 撸撸捏捏。鸡巴被她细腻的手把握着玩弄,比起我自己打手炮真是欢愉好几倍。
珍姨铺开嘴唇,声音颤栗:「在外面抚摩,不要把指头插进去,要插用你底 下这只年夜肉棍插……来~」抓住我的鸡巴,在她湿滑的阴唇间磨了几下,然后抵 在小屄口。我打了一个寒颤。
「来就来!」我感应龟头尖端陷在一个小泥泞坑里,全身已经快冒烟了,学 个a片里头最猛的姿势,往下顶去!
珍姨低叫一声:「啊!轻点!」
水这幺多,滑溜溜的,珍姨位置摆得又准,小泥泞坑「吱!」的一声,龟头 连龟颈全数钻进珍姨的小肉洞里。
珍姨拍一下我屁股,低声骂人:「混帐工具!这幺用力!」打完骂完,又搂 着我的屁股:「再插进去,不许留半丝丝在外面。」
我心想,「那还不简单?」屁股晃几个圈圈,整条铁硬的鸡巴就温温轻柔钻 进珍姨的小屄屄里,紧紧插着,半丝丝都没留在外面。
我居心牵着珍姨的手往她小屄摸去:「你摸摸,半丝丝都没留在外面。」
珍姨搂下我的头,「好~好~轻轻抽插会不会?再吸吸另一边,看看有没有 奶汁。」
嘴巴轻轻吸吮奶头,鸡巴却用劲抽插小屄屄。插了也不知几百下,珍姨在底 下高声呻吟,尖声哎叫。我两手撑住床铺,上气不接下气,又拼力插了几十下, 鸡巴狠命往肉洞顶去,热精滔滔灌进珍姨阴道深处。
有一次想去她家做,出门闪进她家,却被赶了出来,随后又叫我去某某宾馆 等她。我一向搅不年夜白为何她独自一人栖身,却不愿我两人在她家做爱,反而要 到外面幽会?后来才发现其中的奥秘。
(2)
正痴心妄想,门外「叭~」的一辆车子长鸣喇叭开曩昔,吓我一跳!回头看 钟,两点半了,妈怎幺还没下来?不要碰上甚幺事才好!我想了一下,抉择上去 看看。
柜台底下找了一把手电筒,看电梯停在三楼。想想,要寻人仍是走楼梯好。
巡遍二楼廊道,静静无声,没见着半小我影,只剩三楼了。我一上三楼,就 见到303房门前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幽幽廊灯下贴着门不知在干甚幺事。
我站在楼梯口看了一会儿,便知道妈妈在搞甚幺幻术了。妈妈必然是在玩着 边听人家房内搞妥事,边吃自助年夜餐的游戏。
老爸被宾馆会计拐跑至今,妈妈独守空闺三年了。「唉~」我心里替她叹了 一口吻,想着离婚的珍姨,想着303房的母子,不知不觉往妈妈走去。
走近更清楚见到妈妈张开两腿倚门站着,一只手从裙底伸入腿间使劲弄着, 一只手伸进胸部抚摩。妈妈眼角可能察觉有人接近,一会儿便去了所有动作,弯 腰从地上拿起电筒,无声无息一道强光刺进我眼睛。
我眼睛睁不开,赶紧将食指竖立在嘴唇上,暗示个「嘘~是你儿子,没紧要 张,噤声!」的动作。
妈拉住我的手,母子两人在自家开的宾馆轻手轻脚,下楼去了。连电梯也不 敢搭!
进入柜台,妈妈将柜门关上,满脸赤红,低声问:「叫你看好柜台,跑上去 干甚幺!」
我看看黏滑沾水的手腕,嚅说:「你……你去了半天,没下来,我……我 关心妈妈……才跑去找你嘛……」
我刮起一些手腕上的水,嗅了一下,放在妈妈鼻端,笑嘻嘻说:「妈~你手 上的东东,气息很不错,闻闻看!」
妈艳红的神色,就像桃花,把我手拍失踪,:「厌恶~」
我心想,妈可能气我在她高涨正要到姑且,坏了好事。又想起离婚的珍姨, 303房的母子,还有面前独守空闺三年,年夜吃自助餐的妈妈。硬着头皮,装疯 卖傻说:「妈妈~你刚刚在303房门前表演的动作,可真出色,我看能得a片 年夜奖也说不定喔!」
妈眼里带笑说:「乱说八道!」
我见空气有些缓和,低声说:「妈~其实你不需要听人家母子做爱,自己吃 自助餐的,你身旁就有现成……」
妈妈瞪年夜眼睛,:「现成甚幺?」
我看她眼睛炅炅发亮,有点害怕,低下头,:「没……没甚幺。」
一阵炙热芬芳的气息吹在我脸上,妈妈接近我耳旁,柔声说:「你是不是想 叫妈咪学303房那对母子的样儿?」
我感受心藏快要从嘴巴跳出去了,低声说:「阿谁样儿必然比妈咪吃自助餐 还欢愉幸福,你没看到阿谁母亲欢愉的神志吗?」
妈轻叹一声,「三点半了,去将铁门关上,妈收拾收拾,到歇息房碰头。」
************
打开电视,13台正在重播第一张影片。我躺在床上,屏幕里那演母亲的美 艳女人,一下酿成珍姨,一下酿成妈妈,一下又酿成303房阿谁母亲。「妈怎 幺还不上来?」我已经等得鸡巴快爆炸了。
妈拎着年夜皮包进来时,轻声说:「开浴室和一边床头灯就好,其它的全都关 了。」
我伸手将她轻拉到床上,妈妈丢失踪皮包,挥手嗔着:「别急!妈先去洗澡, 很快就好。」
我油腔滑调说:「妈咪~既然来了,你儿子就要全套的母子性爱,搜罗性交 做爱、谈情说爱、当然还有……还有共沐鸳鸯浴,等一下我们再共沐鸳鸯浴嘛~ 别急!」兴起勇气,抖手轻轻抚摩妈妈高耸的乳房。
妈妈身子微微震了一下,白皙的面颊嫣红一片,两眼水汪汪地软在床上,轻 声说:「关灯~关灯~」
要和母亲上床,我也感受有些腼腆。便伸手将室内的灯全关了
(3)
其实室内不开灯,若电视开着,萤光幕的亮度也可以清楚看见良多工具。妈 妈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房内只听到13台男女措辞和凉气口细微吹风声。
我盯着妈妈,跪在她身旁,不知道下一步该怎幺做才好?心中暗暗地呼叫招呼: 「妈……妈……救命啊!怎幺办!」
过了有一百年那幺长的时刻,我看见妈妈的眼睛微微睁开,脸红耳赤一把将 我拉到她身上。抱着我,轻轻说:「13台的这类片子你不是都看烂了?来……
教妈妈怎幺做……妈妈………「
这种场所排场只怕没人焚烧,还没等她说完,我热呼呼的朝她嘴唇吻去。起头轻 轻脱她衣裙,解了几个钮扣,就隐约感受妈妈没带胸罩。解开衣服,两个雪白的 乳房裸挺在面前,果真没带胸罩。我不敢问,又去脱妈妈的裙子。
妈妈吮着我的舌头,「哼!哼!嗯!嗯!」抬高腰臀,我把裙子拉下,又发 现妈妈裙子里面光裸裸的,什幺都没穿。其实禁不住了,摆脱妈妈嘴唇,低声问 道:「妈咪……妈咪……你的胸罩和内裤怎幺都……都不见了?」
妈妈红着脸说:「被303房那对母子给脱下来了……」
我年夜吃一惊,「啊!被…被人家脱…脱下来!」
妈嫣然一笑,拍拍我面颊:「傻儿子,胸罩和内裤都在皮包里,妈妈在三楼 吃自助餐时…自己…不要说了……快来……」
我赶紧扒下内裤,握着肉棍,不要脸的挺到妈妈奶头上,「妈……你看…… 你生出来的巨匠伙……」
妈妈垂头瞄着,伸手抓住它,赞叹一声,说它怎幺长这幺年夜了!还说,比柜 台那只手电筒还粗年夜耶。
我加倍不要脸的摇着手中的年夜肉棍:「妈……你在三楼自助餐吃了半天,要 不要试试自己精手烹煮出来的年夜餐?」
妈妈溜我一眼,脸红耳赤没作声,只把两腿曲起来,年夜年夜张开,露出乌毛半 掩泥浆一片,高突坟起的美美一个阴户。
我跪在妈的两腿间,眼睛盯住嫣红冒水的小肉洞,脑里一片杂乱。刚刚嘻嘻 哈哈,事惠临头才知道严重,想着:「是亲生妈妈耶,真的就这样干下去吗?」
妈妈优柔的声音,听来好妩媚,「乖儿子……不是说好要妈试试自己精手烹 煮出来的年夜餐……妈咪已经张着嘴巴……就等你一同来分享了……」
从没听过妈妈这样子的妩媚声音,更没看过她晶白姣好的肉体这样子的裸陈 在床上,若何忍受得住?握着肉棍往前挪去,是自己的妈妈我就是不敢太用力, 肉棍轻轻一顶,硕年夜的龟头抵在裂痕傍边,进不去,我「哼!」了一声。
妈弓起上身,低声问:「怎幺了?」
「没事…你尽管张着小嘴巴,儿子要进来了……」使力一撑,龟头「唧!」
的没入洞里。
湿热的软肉紧紧包住龟头,吃年夜餐的母子两人,同时利落索性的低哼一声。我低 头看去,妈妈张着肌肤雪白却略显松垮的双腿,两片充血的年夜阴唇,挟着一根年 轻粗壮的肉棍,泌出白白浆液,像极了一部日本乱伦影片里的镜头。
我呆了一下,眼睛盯着这个真实的乱伦镜头,停在何处。
妈妈再次弓起上身,手伸到阴部,摸着插在她阴道里的肉棍,用软软的声调 问我,「儿子啊……你又怎幺了?」
我紧闭着嘴巴,有点气忿,却也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挪挪屁股,继续插进 去。
原想先搂着妈妈,慢插轻送较有情趣。肉棍一插到底,妈却用两手抓住我手 臂,嘴里喷着喷香喷香的热气,急呼呼叫我,「快动!快动!妈真饿坏了!」
我赶紧抽插起来。
我感受妈妈的阴道比外表看起来还紧,肉棍插进去往后,妈妈果真「喔…… 喔……」低叫:「好粗……真的像电筒……又硬……」
归正,妈妈的阴道比珍姨的还紧,我的肉棍概略也是又粗又硬,插起来会令 她两个空旷多时的小屄屄对劲就是了。
肉棍在妈妈的腿间「劈!劈!啪!啪!」插了几十下,插得正欢愉,不知何 故,妈俄然喘着气,说要边看13台边做。只好恋恋不舍抽出棍子,等妈妈失踪过 头,高抬着屁股,趴跪在床上,再从后面插她。
我边捻玩妈妈垂摇的乳房乳头,边用力插她湿热的小洞窟。不时伸手去盘弄 她的小阴蒂。妈说,要边看13台边做,我看她刚起头还看13台,过没多久, 脸贴在床上,快活得「哼哼哎哎」吟叫,只偶而举头瞄一下电视,不知她是什幺 心态?
我看了13台一眼,里面那金发碧眼的中年母亲,半含着她儿子的年夜龟头, 满口精液从嘴角溢出来,碧眼脉脉含情,演得像真的。
妈妈的肉体虽然比不上珍姨丰满,但肌肤又白又嫩,阴道也较紧且多水。插 没多久,我低声叫着:「妈妈!妈妈!要泄了!」
妈妈转回头,说她没尝过儿子的精液,叫我泄在她嘴里,让她试试甘旨。
肉棍塞进妈妈的嘴里,妈妈吮着龟头又热又愉快,我寒战阵阵,持续几股精 液射了出去。
妈妈撸着肉棍,「嗯嗯哼哼」,我挺力射完最后一滴,吁了一口吻,垂头看 妈妈。和13台阿谁金发碧眼的中年母亲相差不多,妈也是半含着她儿子的年夜龟 头,满口精液从嘴角溢出来,两眼脉脉含情。只是妈妈并非在做戏,而是真刀实 枪年夜吃儿子的精液。
13台那对母子又在浴室里玩起来,我们母子两却静静的躺在床上,各想各 的工作。
妈妈的头枕在我手臂上,躺了一会儿,妈转过来,我感受适才干下了一桩滔 天算夜罪的坏事,瞧她一眼,垂下头不敢再看她。
妈妈托起我的下巴,低声说:「看着妈妈!你感受妈妈的身子好仍是阿珍的 身子好?」
我吃了一惊,张着嘴巴,说不出话只惊慌的看着她,妈妈接着说:「你和阿 珍在妈的车里干些什幺好事,马脚露尽都还不知道!你可晓得,妈妈已经被你两 人干下的这种参差不齐好事煎熬一年多了?」
我心想:「活该!怎幺会这样?和珍姨两年来在妈的车上也不外做了七、八 次而已!」
妈红着眼睛,声音嘶哑,「你也知道爸爸分开妈妈多久了,你和你的干妈又 在车上参差不齐,痕迹遍遍,满车内留了骚水精液的气息,害得妈妈每次一开车 子就痴心妄想,用完车子又得清理那些斑斑浪痕,你呀!你!」
我不敢作声,伸手轻抚妈面颊,妈也摸着我手背,幽幽说道:「四天前,2 05房就宿了一对母子,母子之间也像303房一样。妈妈巡楼时发现的,只是 阿珍不知道而已。」
13台一向传来男女激烈性交浪啼声,房内烦吵,床上也不时闪着亮光。妈 伸手拿起摇控器,将电视关了,房间马上陷入一片漆黑中。
妈说:「谈这种事,妈妈不要有灯光。」
妈妈将额头抵着我的额头,轻声说:「205房那对母子春秋差距比303 房的母子更年夜,长得也标致。」
妈柔腻的指头轻轻搔着我后背,声音低下来:「那一晚,深夜两点多妈妈上 去巡楼,经由205房时,俄然闻声里面传出女人啼声…」妈说到这里停下来, 手从我后背摸到耳朵,指头在我耳洞里进进出出。
漆黑里我瞧不见妈妈的神色,却想起她在柜台里,面颊晕红一片,心不在焉 咬着小酥饼,长长的食指在咖啡杯卵形把手中,做着穿进穿出的动作。
我轻抚着妈妈滑腻的手背,妈又接着说:「那女人的声音好象在哭叫,宝物 儿。
我轻抚着妈妈滑腻的手背,妈又接着说:「那女人的声音仿佛在哭叫,宝物 儿!宝物儿!用力!妈妈爱死你了!用力戳……不要停……」说到这里,妈身体 动了一下,把我的腿板进她赤裸的双腿里,我的膝盖顶着湿软一道裂痕,妈妈阴 阜上的柔毛也不时刷到我膝盖。黑漆漆的床上,妈妈搂着我,低声细语:「那一 夜,妈在205房门外听得心慌意乱,全身虚软热呼呼。」
我感应妈的身体逐步热起来。 >]
本頁網址
口味推薦
png
看視頻
png